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王大名的GAY世界

2015-12-26 13: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801| 评论: 0

摘要: 中年女人从商店里出来,匆匆上到天桥,王大名迎面从女人手中将烟夺下,朝天桥下跑去。 女人很小心用双手将烟护着,还是冷不防地被人抢了。烟是小事,可是烟里装的是送礼的钱。她一边小跑,一边大声疾呼,以求支援。 ...
无标题文档

中年女人从商店里出来,匆匆上到天桥,王大名迎面从女人手中将烟夺下,朝天桥下跑去。

女人很小心用双手将烟护着,还是冷不防地被人抢了。烟是小事,可是烟里装的是送礼的钱。她一边小跑,一边大声疾呼,以求支援。在这个时代里很少见到的见义勇行为出现了。先是一个女人号啕大哭地跑着、追着、喊着,接着两个行人加入追赶的行列中,最后组成了一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场面颇为壮观。王大名是学校田径场上的高手,那时围观的呼声多是为他助威,现在身后的呼声是让他心慌的。跑着跑着双腿就有点软了,步子迈不开了。一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人,将王大名堵进一个死胡同。

王大名最后被人按倒在地,接着,脸上就遭到狠狠的两耳光子,脸庞像火烧一样的痛,两眼直冒火星。定睛一看,是这个女人。想对她表示点什么,可是头死死地被人摁住,动弹不得。女人拾起烟,掏出钱,数了数,发现钱一分不少。心这才安定下来,似乎还不解气,骂了些难听的话,还不解恨,又想拔打110.人群中,有的人说,算了,放开他吧。怪可怜的。

哟,这是谁呀,真有同情心。没轮到自个身上。抢到自已身上试一下。女人回头瞪了一眼那个发话者。接着把被抢的时间、方位和经过,详详细细地报告了110.警察闻讯而来。王大名想想,不过就一条烟的事,至于惊动警察吗?刚才看到女人悲痛的神情,对自已的行为还是有一点悔意的。现在没了,一点也没了。心里还暗暗盘算着,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碰上,非把你耳环夺了。到派出所顶多承认个错,就了事。想想就不怕了,昂个头,还又回头狠狠地看了一眼女人,这才上了警车。这个很细小的过程,没逃过办案民警眼晴。他细细打量着王大名。乍看乍像个刚刚培训出来的专业抢劫分子。一米八几的个头不说,单说这身块,结实建壮,也多是抢劫团伙发展的对象。再看脸上一股痞子气,眼神里表现出的玩世不恭的神情,说话嘴角还微微翘起,留个个小平头,有些胡须,整个社会小青年的打扮。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判逆型的社会青年。这样的形象现在是很受女孩子喜欢。否则谢庭峰、孙红雷这样的明星人物也不会出现。可那时不行,这样的打扮就是流里流气,不三不四,让人误解,尤其是让人民警察看不习惯。

王大名很顺利上车,是不想再多担搁时间。希望这个过程早一点结束。否则,就来不及去火车头站送谢磊了。

收到公安大学的发来的录取书的当天,谢磊就打电话通知王大名去吃饭,还说明天就要去北京上学。王大名是坐着将近四个小时的长途汽车赶到的。

吃过晚饭,王大名就帮助谢磊收拾行装。在整理的过程中,老是有一些黑白小相片、笔记本本、钢笔之类的小物品跑出来。从小在一起的生活情景便在脑海中不断闪现出来。那一夜,两个人聊了很久。回忆过去发生的趣事。同窗十年。十年的时间,积累了太多的往事,在这个寂静的夜,倒了出来。

谢磊呀谢磊,上学时,我咋就整不明白,你咋那他妈的弱,女生都敢整你。

可不是,咋的啦。不是你的保护,我可就惨了去了。你现在说这句话,不该是问我要一笔保护费吧。

嗯,如果想给,我也不没意见。

我看你刚才吃多了。谢磊一下子跳到王大名的床上,钻进他的被窝,抓住王大名底下的那玩艺,王大名发出求饶声,错了,我错了,下次改正,这是最后一次。放了放了,一会你爸进来。谢磊这才松了手。

闹累了,疯够了,谢磊就回到自已床上睡了。可王大名怎么也睡不着。磊在说到一件末了却心愿的事,是想为父亲买一条玉溪烟。那是有一次,父亲带他去赴宴,抽了主人递来的一支玉烟,连声说,味道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和我吸的没法比。看着父亲当时的神情,谢磊就想有一天要给父亲买一包玉溪烟让他过过瘾。现在考上大学了,这个原愿望就强烈了。可是这需要一钱来实现。谢磊没钱,王大名也自然没钱。没钱这个事就不好办了。

王大名想帮助谢磊完成这件心愿。他想让谢磊快快乐乐的去北京。虽然谢磊还说过五年毕业,等有了工作了再去买。可是谢磊在说这句话时,王大名,还是从他眼中捕捉到了一丝难过的神情。

帮助谢磊在临走前,完成他的这桩心愿,居然也成了王大名的一桩心愿。他甚至都预想到了,把烟送到何磊手中,他是如何惊喜,接着怎样露出灿烂的笑容的。王大名,还是喜欢谢磊开心的样子,谢磊的笑很纯净,让王大名很舒心。有时,王大名想,一直这样看着谢磊的笑,不吃不喝也是快乐的。如果谢磊感谢他,王大名就会说,没关系的,一条烟嘛,小意思,谁叫咱俩是好兄弟呢。想到这,王大名,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或许他生来就是为谢磊解难事,也许,五百年前是一家,就是说的他和谢磊,也不一定呢?

想着想着,电视里一些“抢”的画面镜头就源源不断地涌进他的脑海。其他办法不是没想过,但惟有这件事,来得快,还稳妥。即便没有脱手,也不会有大的问题,不就一条烟吗。但目标要选好。就琐定在中年妇女身上。一般中年妇女都还是很有同情心的。学校里的女老师不都是这样的吗,表面显凶,内心善得很。

可是,王大名错了。校和社会是不一样的。转换不了角色是要吃若头的。

虽说也是血雨风腥中过来。第一次,干这样的事,还是很胆怯的。清晨等到中午。多个中年妇女从他身边过去,他还没有下手。眼看着,离谢磊火车开没多少时间了。这时,商店里出来一个女的,披金带银,像是有钱的主。在女人上天桥朝他面对面走来时,他从天桥上冲了下去。

你这是第几次了?押运王大名回所的办案民警,一边虎视着王大名,一边还拿着笔和记录本。气氛严肃,程序正规。

第一次。王大名说完,就用眼跃过民警的头看了一下时钟,时间离谢磊的火车开的点越来越近。现在出派出所,打的去火车站还能来赶上。

放老实一点。到底是第几次。谁安排你的?民警把声提了提,用眼直视王大名。

警官,我真的是第一次,我是心心甘情愿的,没有人安排我。

你给我听好了。你这可是抢劫。就是抢一分钱也是犯法。好好想想到底抢了几次,还有谁参与了?

王大名又下意识的看一眼时间。这时,谢磊已经坐着火车走了。似乎一件事了结了。他这才回过到办案民警讯问的话。一听到是触犯了刑法。心一下子慌乱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7:18 , Processed in 0.129186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