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同志故事:军官的儿子

2015-12-28 07: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310| 评论: 0

摘要:  (一)   我的爸爸是一名军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名现役军官。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所以这也注定了我从小便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   很多时候我在想,我的出生一开始是不是就是一个错误。其实爸爸妈妈后来跟我 ...
无标题文档

 (一)

  我的爸爸是一名军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名现役军官。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所以这也注定了我从小便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

  很多时候我在想,我的出生一开始是不是就是一个错误。其实爸爸妈妈后来跟我说,他们在有了哥哥之后,一直想要个女儿。尽管思想可能有些传统,但是爸爸妈妈还是冒了很大危险把我生了下来,而且我仅仅比我的哥哥小四岁不到。

  也就是这个举动,让爸爸付出了很大代价。我出生的年代,计划生育国策刚刚开始实施,爸爸作为现役军官,超生更是罪加一等。虽然没有开除公职或者降职,但是爸爸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法被提拔,错过了高升的最佳时机。也许没有我的出生,爸爸现在也是众多将星里面的一颗啦。

  尽管如此,爸爸妈妈却给了我最多的疼爱,这里面,也包含着他们对不能亲自照顾我的童年的愧疚。由于我仅仅比我哥哥小四岁不到,而爸爸妈妈整日的工作忙碌,加上还要照顾我的哥哥,因此我在断奶之后,便被送到了我的外婆家,开始了我长达十余年的农村生活。

  我的外婆家,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山村,我就在那里上完小学,然后在那里继续上初中。由于从小不在父母身边,所以直到现在,我对寄人篱下的生活一直很敏感。外婆和外公都对我很好,但是如同很多电视剧里出现的场景,舅妈总是扮演着一个类似的角色。很小的时候,我便学会了察言观色。但是我却总是保持着沉默,性格也越来越内向。

  另外,由于乡下的生活条件总是赶不上城里,我的体质也相对较弱。在上初中的时候,妈妈经常从江城赶回外婆家去看我,每次看见我,妈妈总是忍不住掉眼泪。然后给我很多零花钱,给我买好多好吃的,也许妈妈认为,这样可以让他们的心里稍感安稳一些。

  爸爸妈妈给我的规划是,我读完初中,哥哥也差不多就上大学了,那样我就可以回到他们身边,回到江城,一家人也总算可以团聚了。

  但是,一场意料之中的大病,打断了这个计划。

  (二)

  我的爸爸,曾经当着很多人的面,也当着我的面,说过一句话,说他这辈子干的最后悔的事情,便是不该在我三岁的时候给我那一巴掌。

  其实,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我后来遭遇的一切身体上的折磨,都跟那一巴掌无关。用妈妈的话说,我是一个乖孩子,尤其是在小时候。我对三岁那一巴掌早已经没了印象,但是我的妈妈,却一直对那一幕耿耿于怀。

  妈妈后来跟我说,我小时候跟长大了一样,几乎不怎么掉眼泪,很少见到我哭。但是三岁那年的那天,我突然哭的很厉害。妈妈说,后来他们也知道了我哭的原因,是身体真的很不舒服。那天,我一反常态,在那里哭个不停,结果赶上爸爸当时心情不好,于是顺手给了坐在椅子上的我一巴掌,结果当时我就扑通倒在了地上,而且是脸朝地的那种,鼻血当时就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流淌。

  很多人,只知道七窍流血这个词语,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形,却很少有人能见到。很不幸,我的爸爸妈妈就在我身上见到了两次,一次发生在初中,一次发生在高中

  我上的初中,是一所农村的寄宿制初中。我每个星期回一次外婆家,也就是舅舅家。其实很多时候,我更宁愿一个人在学校呆着,也不愿意回舅舅家。因为上小学的时候,妈妈他们便跟我说,等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把我接回城里的家。但是,这个承诺,他们没有实现。

  因为,那所给过我太多回忆的初中,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初中。升学率奇高无比,这让我的爸爸妈妈决定,我在当地上完初中再回去直接上高中。

  对于这个决定,那个时候的我,连抗拒的念头都没出现过,但是我的表现是,说话更少了,也更内向了。那个时候的我,同学跟我说话,几乎要把耳朵凑到我嘴边才能听清我在说什么。

  我把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不爱搭理任何人。而我的老师们,也不太喜欢我。因为在那所以升学率出名的初中,每个老师特别是班主任都特别牛逼,很多城里的官员子弟,都到这所初中来上学。他们也许根本就没空搭理我,特别是他们要求我的父母去学校开家长会而被我拒绝的时候,我就理所当然的被冷落了。

  (三)

  但是我的成绩,却始终保持着一种不高不低的状态,从来不在年级前五名内出现,但是也从来不会跌出前十名。这个成绩,不算特拔尖,但是却足以让我考上市重点高中。我一个人独来独往,从来不跟任何人说任何关于我的家庭的事情,包括我的老师,也许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谜。

  因为尽管我其貌不扬,但是他们从我身上穿的,从我手里用的,还是能大致猜测出我的来历不是那么简单。在那所初中,家长给老师送礼成为了一种习惯,因为每个人都希望得到老师的特别照顾。我的爸爸妈妈后来也曾试图去见见我的老师,但是被我拒绝了,我当时是这么跟我的父母说的:“读书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不用操太多心。”

  这足以让我的爸爸妈妈感到自豪,因为事实也是这样,从小到大,我读书貌似就没怎么让他们操心。但是我的这一做法,也足以招致老师的反感,他们总是会说,“你的爸妈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摆什么架子啊,见一面就这么难吗?”每当这样,我总是以沉默来代替回答。最后,老师就不爱理我了,我一个人坐在教师的角落里,每天除了看书学习,还是看书学习,似乎一切与我无关。

  但是,那个从我三岁就开始流淌的鼻血连这种平静都打破了。

  也许很多人认为留鼻血没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没那么简单。因为,很多时候,这个症状一发作,似乎就没了边际,因为它总是流的没谱儿,如果它不自己停下来,医生就没招,特别是在乡下那种条件不太好的医院,医生只能说让我休息几天,补补身体来了事。

  其实,那个时候的我,虽然很小,尤其是相对于同学来说,我比一般人都小两岁,我在当地没有户口,上小学在当地必须达到7岁,所以我的父母就随便给我填了7岁,以至于表面上我看起来跟大多数孩子一样大。

  我是一个善于总结的人,小时候就是这样。我发现,两种状态下,我喜欢流鼻血,天气炎热或者发烧。

  而这次差不多改变我命运的鼻血事件,就发生在初二,也就是我12岁那年。这次发作,是因为发烧,而且这次之后,我的爸爸妈妈才对我的身体状况有了一个本质的认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2 03:39 , Processed in 0.117585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