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改行做爸爸

2016-1-9 15: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57|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今天魏誉很不爽,从没逃过课的他唯一一次没去,就撞在了枪口上。室友短信通知他也白搭,因为他当时正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至于打球的结果就更让人火了,他今天根本不在状态。 好吧,我承认,魏誉在心里说,其 ...
无标题文档

第十四章

十二月的大冬天,叶恺然跑得满头是汗。戴天的工作地点是在医院的西区,班车出发的地方却是东区,害得他跑了好多的冤枉路。

戴天同志喜不自禁,兴奋的表情让路过的某位医生下巴差点脱臼。

“我还当你没起呢。”

“我本来就没起,”叶恺然瞪他一眼:“是你妈惦记你,不停地给你拨电话,我在那屋都听到铃声了。”

孝顺的戴天同志给其母设置的来电铃音是“世上只有妈妈好”,叶恺然听得多了,对这个调子相当敏感。

把手机给了戴天,叶恺然马上往回赶。思涵一个人在家里睡觉,万一醒了,发现家里没人,小孩被吓到就糟了。

回到家叶恺然发现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思涵正拿着“金箍棒”满屋追打周医生,头上的汗不比他少。

叶恺然拦下思涵,给他解开两个扣子,“别跑了,歇一会儿。”转头问周医生:“您是怎么进来的?”思涵从里边是打不开门的。

周医生大言不惭:“我这不是想着戴医生不在家的日子里,我这个做下属地一定要替他好好照顾你们俩,所以拿他的钥匙配的。”关键情节她没说,前天她趁戴医生中午休息时偷了钥匙去配,其间过程着实不易。

郑絮课程就快完结,在最后的这一段时间里更忙了,不能回来。思涵虽不大乐意,但有爸爸哄着,也没有使性子。周医生陪着思涵玩,大大减轻了叶恺然的负担。让他可以腾出些时间看看书,间或计算一下戴天的车程问题。

快到中午,周医生戴上围裙,准备大展身手,她誓要把思涵被戴天用玩具抢走的心用美食换回来。

戴天不在,家里少了很多热闹。叶恺然看到那一大堆的牒片,便想着把周延叫上来。

周延刚醒,正为了午饭犯愁,见有这好事,哪有不来的道理。

叶恺然心想就周医生的审美标准和性格,见到周延定会不假掩饰的兴奋,不免有些担心周延会承受不住。但又想到周延他们玩的那些cosplay更惹人关注,应该已经被人看习惯了。

现实中的场景远远比预想的有冲击力,周医生看到周延,把举着的盘子重重摔在桌子上,汤汁溅得四处皆是。周医生双手叉腰、眼里冒火,周延怒目圆睁、冷笑声声,两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劝阻无效,接下来的场面严重脱离叶恺然的掌控,两个人中文骂完了外语骂,普通话骂完了方言骂。叶恺然从来不知道周医生不光英文好,而且还会好几种方言,尽管说的不地道。周延不甘示弱,刚起床的倦怠之气一扫而光,精神状态直逼那天在公交车上遇到色狼的时候,连在动漫社学的几句不熟练的日语也加杂而上。

自己的耳朵都快受不了荼毒,为免祖国的花骨朵受到心理创伤,叶恺然让出战场,抱了孩子避难去。

戴天并没有指望叶恺然给自己打电话,所以当他看到手机显示是小叶同志的时候,顾不得在座诸位诧异的眼光,站起来就往外走,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夸张。

隔壁科室的小大夫俏皮地做了个悄悄话的动作:“正在热恋中。”

众人皆或颔首或出言表示理解,年纪大了谈个恋爱不容易。

“我打扰到你了?”刚才戴天的话一听就很敷衍,背景声音嘈杂。

“没有,吃饭呢,没什么重要的事。你和思涵吃了吗?”

“嗯。……”

“怎么了?”

“我见到把周医生气得大晚上往咱们家跑的本尊了。”

“哦。”戴医生脑子里在不停回放那三个字“咱们家”“咱们家”……以至于叶恺然后头的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你说什么?刚才信号不好,没听清。”不算完全说谎,村里的信号比较差。

“我说,家里现在成战场了,周医生和周延吵架吵到心外无物的境界,我和思涵在外边。”叶恺然打着电话,没忘时不时地关注下在儿童乐园里玩得不亦乐乎的儿子。

“你的意思是周医生说的那个不男不女的极品就是周延?”

“嗯。”

“他俩为什么吵到那地步?”戴医生为自己不能目睹如此具有历史意义的场面进而解开困扰已久的谜团感到万分遗憾。

叶恺然回忆了一下,概括出精华:“他们的骂词层出不穷,但我认为,最关键的是两句。周医生骂周延‘没风度没家教,有爹生没娘养’;周延把周医生诅咒齐全了,最恶毒的一句是咒她‘喜欢的男人是同性恋’。”

“都是人才,”戴天轻易不夸人,今天他绝对出自真心,“不但一击即中,而且直戳对方死穴。”

“怎么不说话了?”戴天在院里站了这些时候,嘴唇冻得发白。刚才出来的急,没有穿羽绒服,冷风把毛衣早打透了。可是,舍不得挂上电话。

“你回去吧,一会儿饭该凉了。”叶恺然想了半天,只甩了这么一句出来。打电话给戴天,是为了说下周医生的事,却不光是为了这件事。可别的,一时间他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戴医生的终极幻想是:他推开自家的房门,叶恺然一脸惊喜的看着他,激动万分。

他含情脉脉地轻问:“想我了吗?”

后者略带羞涩地说:“想,都快想死了!”

然后就是他们久别重逢的甜蜜拥抱。

当然,戴医生没有把现实上升到这种做梦都梦不到的高度,只要叶恺然对他的归来稍微表露点欣喜,他就很知足了。

可事实过分摧残人的意志,当他满心期待地进门,屋里言谈正欢的两人浑然未觉。还是思涵用看兔子的余光发现了他,“叔叔!”

咱们的主角却是木然得转过头,诧异地问道:“你怎么回来了?”眼里惊有一些喜却不见。

戴天受打击过大,不言语。

叶恺然明白了什么似的问:“别是你犯了错误,被提前赶回来了吧?”

戴天还是不语,径直往卧室走,只是脚步虚浮,有风吹即倒之势。

周延眼见气氛尴尬,下楼回家。叶恺然顾不上和他多说,跟到屋里看戴天。

此刻躺在床上的戴医生从未有过的虚弱,加之心里不爽,整个人看起来颇有点奄奄一息的架势。

“叔叔,你是病了吗?”思涵凑近了问。

“还是你有良心,叔叔没白疼你。”三天多没见小孩,要不是没力气,真想把他提起来转几圈。

叶恺然眉间微蹙,摘了戴天的眼镜,拿手试一下他的额头,“烧了多久了?”扯过被子给他盖上,到抽屉里去找体温计,思涵见他寻不着,好心的提醒。

戴天心里好受点,谦虚道:“才两天。”

“才两天?”叶恺然咬牙:“两天你还嫌少?你当你是火焰山?”

思涵拽拽他的裤角,“爸爸,要扇子吗?”火焰山他记得,昨天晚上和爸爸一起看的。

谢绝思涵的好意,戴天对着叶恺然提要求:“我渴了。”

叶恺然端来水,戴天坐起来就着他的手喝了。

“你自己是医生,又有那么多同事在,怎么还烧了这么久?现在要怎么办?”

“这是身体机能的问题,医生不是万能的,让你一说,好像我们医务工作者都不好好工作似的,要不然,哪还有发烧好几天的患者啊?我差不多快好了,要不然,领导也不放心我一个人回来,可能是路上又让风给吹到了。”

叶恺然看他有力气斗嘴,多少放了点心。

“那个周延天天过来?”

“是啊!”叶恺然没好气,这人!刚有点精神头就找茬。

思涵不乐意了,“爸爸,你说谎!”

“好孩子,告诉叔叔,楼下的哥哥经常到咱家来吗?”戴天翻个身,正对着思涵。

叶恺然毅然抱了儿子大步往外走,“叔叔感冒了,别让他传染你。”

小孩势弱,被强行带离。

赶路回来,戴天已经很累了,强撑了这些时候,终于敌不过睡意的侵扰,沉沉睡去。

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一片寂静。戴天摸索着去够台灯的开关,有人先他一步把灯打开。

叶恺然半撑起身子,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像不烧了,你感觉怎么样?”

戴天看着他的眼睛,稍加思索,很诚实地答道:“饿。”

叶恺然丢下俩字“等着”下床去给他觅食,戴天看看墙上,指针指向两点,以窗外的黑暗度来分析,现在该是凌晨。

尽管没带眼镜,衣服袖子的模样还是看得出来的;身上很轻松,不是穿着毛衣毛裤该有的感觉。

“刚不烧了,你又作什么古怪?”叶恺然进门看他在掀被子,气不打一处来。

戴医生把掀被子的手捂在脸上,“我只是想看看我的清白还在不在。”

小叶同志手里的饭碗差点砸到地板上。

床上的家伙得寸进尺,用他那烧哑了的嗓子低声号叫:“其实,我不是很在意的。只是,小叶子,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啊!”

叶恺然的脸色变了几变,强忍着没把饭菜给泼出去。

“不想吃饭,你就接着发疯!”

“……”戴天思索片刻,来日方长,现在吃饭是正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顿饭了。

“味道不错,似乎,好像,不是你做的。”

“说对了,这是周医生给你送来的同事爱,人家可是一下班就赶了过来。”做完厨师做保姆,现在陪着思涵呢。

“饭我收下,爱就免了。”抬起头,戴医生粲然一笑:“爱的话,我只要你的就够了。”

叶恺然脸部肌肉局部抽搐:“说这些酸话之前,麻烦你把脸上的饭粒先擦掉。”

有了叶恺然爱心的眷顾,戴医生神速好转,但他不想就此失去只有在病中才能享受到的特权。所以到了早上,明明已经退烧的他,非吵闹着不让叶恺然去上班。

思涵懂事地说:“爸爸,姐姐送我去幼儿园,你留下来陪叔叔吧。”

周医生也点着头说:“是啊,是啊,可怜见的戴大医生,病一回不容易,你就迁就他一回吧。”周医生终归是善良,幸灾乐祸的同时没忘记戴天这次出门的功臣是自己,帮他说句话权当作补偿。

叶恺然平时一周里为了看书总有一两天不去上班,此番有个病人在家里,非坚持要去的话,只会显得自己太不近人情。小叶同志对自己说完这番话,心安理得的给张瑞打电话。

张瑞听到妙手仁心的兄弟为了下基层献爱心抱病在床,当下开了车赶过来探望。

戴医生看见他,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无奈:自己与叶恺然清静的二人世界是多么的不可多得!不好意思赶人家走,想个什么办法让他自己走呢?戴天开始装柔弱,眼睛像是想睁睁不开,眉头像是想伸伸不开,就连咳嗽,听着也像费老了劲的。

为了不打扰他休息,张瑞倒是出去了,但没把叶恺然给他留下。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戴医生听到防盗门响,然后有人推门进来。叶恺然以为戴天差不多会睡着了,不承想这厮眼睛瞪得溜圆正等着他,“张瑞走啦?”

叶恺然愣一下,回过神来。虽恼他的作为,但看他没事,提起的心总算放下。连着烧了好几天的人,这时候再有点什么,很可能就不是小病了。

戴天见他没骂自己,仗着胆子问:“你俩说什么了?”

“你先把自己养好了,再替别人操心吧。”

“那你过来再睡会儿吧,昨天晚上辛苦了。”戴天往里挪挪。

“既然你没什么事了,我还是回屋睡吧。”叶恺然心说:你当你眼里贼光闪烁,别人看不到么?不愿跟你一个病人计较而已。

戴医生再度柔弱:“也好,回屋睡总比和我挤着要强。你去吧,反正我都烧了这么多天了,再不济,还能烧傻了?”

“烧傻了倒好,给人间减少一个祸害。”话是这么说,叶恺然还是依着戴天躺在了他身边。

戴医生认准了小叶同志今天不会拿他怎么样,就想逮着生病的机会把能占的便宜都占了。因此叶恺然还没躺踏实,戴天就趴到他胸口上了。

“你自己选吧,咱们接着刚才你和张瑞说的话题呢还是我另起一个?”眼与眼的距离不超过十厘米,戴医生口中的热气尽数喷洒在小叶同志的脸上、颈间。

叶恺然脸在红、心在跳,但是因为准备在先,没有失了方寸。略作沉淀之后镇静发言:“你要是真没那么难受了,我建议你先去刷个牙,咱们再接着聊。”

戴医生一下子倒在小叶同志的前心,抬不起头。

戴天刷完牙回来,就见他家小叶子一副委屈状靠在枕头上,眉毛都快拧成了麻花。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你现在没病该多好啊!”叶恺然长叹,戴天心里一阵感动,刚要说话,就听那家伙接着道:“我就可以痛痛快快揍你一顿了。”

“还好,至少我还能充当个人体沙包来为您解忧。”戴医生自我宽慰,“那么,现如今在下有疾在身,阁下您是否考虑一下用我的心和智慧来替您服务一回?”

小叶同志想了想,虽然此人的品行和智商都不太符合自己的标准,但普天之下,六十多亿人里面,似乎也只有这一个能听听自己的心里话了。

“我不想给,不想给回去!”

“什么给回去?”

“思涵。”小叶同志真的舍不得,养了好几个月,眼看人家的正牌亲妈回来在即,这两天心里火煎火燎的。

这一点,戴医生也很无奈,只能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劝道:“就算郑絮回来,你想她要熟悉公司的各项业务,把副总的差事全揽过来,得有多忙?所以说,别太担心了,照顾思涵的主力还得是你。”

听他这么一说,叶恺然心里好受些,戴医生借机问道:“你的工作情况怎么样了现在?”

叶恺然很自豪地回答:“张瑞夸我比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强多了!”这对于一个大学半路退学且担负起养儿重任的他来说,容易么?

“就只有这一件烦心事吗?”

果然,叶恺然又没精气神了,“我‘哥’快结婚了,‘爸妈’叫我回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7:03 , Processed in 0.116743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