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改行做爸爸

2016-1-9 15: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45|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今天魏誉很不爽,从没逃过课的他唯一一次没去,就撞在了枪口上。室友短信通知他也白搭,因为他当时正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至于打球的结果就更让人火了,他今天根本不在状态。 好吧,我承认,魏誉在心里说,其 ...
无标题文档


由于某种原因,此篇的开头我们暂时略过戴天,原因请容后再说。先来说说叶恺然在经过多日的深思熟虑之后给自己规划的现在与将来。

上班时间,叶恺然有些惴惴的走进公司,他前身的那些下属们用极为不自然的笑脸把他送进了张瑞的办公室。

“你再请个助理吧!”叶恺然说得很恳切,虽然不能说明真相,但也不能拉人家的后腿呀。

把叶恺然叫到公司,张瑞无非是存着那个心思:也许工作环境一刺激,他就想起来了。结果一上来就听到这样的建议,真真让人懊丧。

“别啊兄弟,我还等着你回归呢!”公司可是两个人一块儿打下的。

叶恺然暗地里撇撇嘴:可你那兄弟已经华丽丽的退出了大幕啊。

“我要是永远也想不起来,就不能做你兄弟了?”

“当然不是,”张瑞赶紧摆手澄清,“我这不是怕你想不起来自己别扭嘛。”

停顿片刻,张瑞有感而发,“兄弟,以前,你除了好色一点,还是不错的。嗯,现在,当然也很好。”关于失忆的叶恺然他尚未找到合适的修辞来形容。

叶恺然想了这些时日,决定要自修完大学的课程。从网上查到自己专业大三大四的课程表,买了书,要不是某种心理作祟,他都准备长途跋涉的去听课。

“我想每周能有几天过来这里干点杂活儿,从最基本的重新学起。”这么现成的实习单位可不能错过。

“好啊,这个公司有你的一半,你想什么时候来全随你。”张瑞叹口气,心中的感受非言语能形容,似是难过又有欣慰。“凭你的本事,重新学起来也并非难事。”

“那你赶快招个副总或是提个下属上来吧。”叶恺然离座,目标达成,他开始盘算午餐问题。

“不用招也不用提,”能这么推门而进的除了张夫人不做第二人想,“不是有郑絮?”夫人的眼光平静却不失威严的扫过两人,“公司是我们四个人的心血,你们离了婚,郑絮也应该得回她应得的。”

叶恺然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张瑞迎着夫人挑衅的目光底气显然不足,“这是应该,可郑絮离开公司好几年了,这么一下子……”

“一个月,我给你一个月时间,让郑絮熟悉适应这里得工作,我自己的店我都撂了这么久的摊子了。”

为了不打扰人家夫妻的二人世界,叶恺然自觉地抬腿要走。

“等下,”张瑞叫住他,从抽屉里摸出一张照片,“给。”

叶恺然接过照片,里面是个清纯的女孩子,“我现在还不想考虑再婚的事。”这一辈子都不打算考虑了。

张夫人白眼差点翻到天花板上,张瑞挫败地靠在老板椅上。“看来这样也不行啊。你一点也想不起她来?”

张夫人再瞥了照片一眼,哼了一声踱出门去。叶恺然心里有点透亮,但无法确定。

“这就是罗珊。”戴天说过的方法都无效,难不成非要再找几个人演练当天的情景?张瑞陷入了挣扎。

杀人犯!叶恺然下意识地一甩手,照片飘落到地上,跟罪犯划清界限是他的本能反应。

“想起点什么来了?”

“不是,这么恶毒心肠的女人,你留着她的照片当门神么?”

叶恺然义愤填膺地离开,张瑞垂头丧气地给戴天拨电话。

小许虽然自我优越感太强势了些,但除了给人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外,也没有什么大的罪过,毕竟心理伤害在法律上很难量刑。作为绅士,戴天的做法多少有些欠妥,因此我们延缓了他出场的顺序以略施小惩。但主角的力量总是强大的,我们在这里已经抗不住巨大压力,只好请他带着他的全家一起登场。

对于小许的不告而别,戴家的反应不尽相同。

戴妈妈知道这件事有儿子的功劳,但天底下的妈妈没有哪个会向着外人,何况小许做得实在失礼,她对小许先前的良好印象完全崩塌。更加坚定了她媳妇一定要精挑细选的想法。

一向很有远见的戴爸爸依旧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只是对儿子的敬佩更上一层楼。看得出来那位小许姑娘道行不一般,自家儿子仅用了三个小时就解决得不留后患。

戴月则是十分的懊恼,这可是她牵线的第一桩婚事,出师不利,强烈打击了她做媒的自信心。

戴天刚查完房,张瑞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不行啊,我拿罗珊的照片刺激他了,可没什么效果啊。”真人已经离开这个城市,想找也找不到啊。

“这样的话,那就先缓一缓吧,这种事急不来的。你也别光忙这个了,前两天见着嫂子,瘦了不少,公司的事很多吧?”

“可不是,我知道你挺看不上恺然的,可他工作起来确实是把好手。还好的是,郑絮要回来帮忙了。”

放下电话,周医生正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办公室里没有旁人,戴天斜她一眼,“想什么呢?跟你说过,我对他早没感觉了。”

关于周医生,作为本文的最佳女配角,她注定与两位男主角有一番的纠缠。与叶恺然,目前纠结于思涵的脸,其他的,由于时间未到,我们暂且不表;与戴天,开始于一年前,现在正在进行中。

自家女儿抓伤了别人家的儿子,周医生还是很不安的,一直想找机会补偿一下小孩,顺便再观察一下大人。

周末,戴天从手术台上下来,周医生换好了衣服正在看杂志。

“有事?”下班的时间早过了。

“嗯,这不是在等你吗?”周医生回答的理直气壮。

“等我?我可不记得和你有约。”

“呵呵,难道你和别人有约?有新目标了?”

“你到底想干吗?”

“也没什么啦,你不是说你那老同学和你住一栋楼吗?明后两天,总有一天小思涵会过来吧?”这个计划她想了好几天啦。

“守株待兔?”

“没有办法,谁让他不肯接受我的邀请和道歉,我只有亲自上门了。”

这个女人的毅力和恒心戴天从来没有怀疑过,所以不再浪费口水,任她跟着自己回家。正好,洗衣机里的衣服已经多得放不下了。

当医生的多少有些洁癖,或轻或重。戴医生的家里比一般单身男士的家要整齐许多,他见不得脏乱的东西。但注意,仅仅是“见不得”,也就是说,脏乱的东西只要不出现在他眼皮底下就行了。洗衣机盖上盖,衣柜关上门,他可以当作什么也没看到。而周医生的洁癖程度比他要严重的多,如果看到脏东西没有被处理掉,她就会一直在脑子里联想。

给戴天收拾了一晚上的房子,周医生在心里大呼这次亏大了。始作俑者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神清气爽的很。

“戴医生啊,你这家里真赶上当年被日军侵害的某些地方了。”

“哦,从何说起?”戴天对于同事干活的能力很满意,不光洗完了衣服,犄角旮旯都打扫了一遍。

“毒气弹随时都可能在旁边出现,一不小心就会被惊吓到。”

隔天早上,戴周二位医生把叶家父子成功地堵截在家里。周医生诚心诚意地表示歉意,请思涵去吃他心心念念的洋快餐。旁边位子上坐着一对学生样的年轻人,出于对自己的缅怀,叶恺然不禁多看了两眼。男孩殷勤地询问女孩要吃什么,然后一脸甜蜜地去排队。

叶恺然咀嚼着汉堡回味自己来不及展开的青春,嘴里都变得涩涩的。思涵完全被儿童套餐里的玩具吸引,早忘了和周医生的猫抓之仇,用个流行的词汇来讲,两个人相处得很和谐。戴天对着垃圾食品,想起了上次打包的西餐。昨天遇着刘阿姨,她老人家还说,感谢他上次给狗狗带回来的西餐,狗狗们在尝了那个之后,就再也没挑过食了。

肚子有些不舒服,叶恺然告诉思涵乖乖等着爸爸回来,起身去卫生间。

周医生吃鸡翅吃了一手的油,也起身去洗手。

戴天的汉堡才吃了两口,就见叶恺然急匆匆地走回来,脸上的神色十分可疑。

“怎么了?”

叶恺然恼恨不已地低声说:“男卫生间里有个女的。”

“啊?”

“可能是女的那边人太多吧。”

想起刚才,叶恺然就恼火。他见到有个女的在里头,转身就跑,哪承想那女的在后头喊:“等一下,我这就好了。”

这回可好,连女卫生间里的人都听到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啊!

果不其然,周医生听得真真的。回来的时候笑容满面,到了跟前笑得更欢了,跟戴天在那里手舞足蹈添油加醋地描述刚才发生的事情。

叶恺然在心里默念那句关于女子与小人的至理名言,对两人的厌恶再添三分。

手机铃声作响,解救了尴尬中的叶恺然。

“兄弟啊,现在干吗呢?能来趟公司不?”

有眼色的人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会自行告辞,有空再聚,但周医生显然是被刨除在外的。

“思涵,咱们一起去爸爸的公司玩,好不好?”

小孩心思单纯,已经被她忽悠晕了,高高兴兴地答应。

浩浩荡荡一队人马来至公司,张瑞惊叹不已,把他们让进会议室,张夫人和郑絮也在。因为是周六,公司里没什么人,张瑞叫秘书带周医生和思涵到休息室,放天线宝宝给思涵看。

事情的起因是郑絮当了太久的家庭妇女,短时间内不可能胜任副总的位置。

“x市的这个培训很适合郑絮现在的情况。”张夫人出面和叶恺然交涉。

叶恺然有些懵懂,“然后呢?”

“这次培训大概需要三个月,这期间孩子完全需要你照顾。”张夫人说完,眼含期待地看着他。

郑絮脸色不定,要她离开孩子那么久,心里不是一般的难受。可这次的机会千载难逢,为了自己和孩子的将来,她只有忍痛。

“我同意。”叶恺然当机立断,心里想着,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要是不同意,你们不知准备了多少说辞等着我,干脆咱们都省省力气快点解决就完了。

不知道是不是战役赢得的太顺利,一时间没人说话。良久,张瑞开口:“好吧,这仨月你就辛苦些。家里老人都不在本市,没法帮忙照看。要是自己带不过来了,就往我们家放几天,好歹我们还有个保姆呢,两个孩子也是个伴。戴天,你离得近,麻烦你多照顾些吧。”

于是乎,叶恺然的身份在兼职的学生和实习的职员外又多了一重:全职的爸爸。总而言之,小叶同志自此正式成为一名半工半读的家庭妇男,开始他全面的养儿生涯。

此次重大的变化直接导致他心理压力过大,夜不能眠。凌晨起来上网查询,看有人用恐怖片来缓解,遂效仿之。然而,他显然对自己的实力估量有错,当某个远远出乎他意料的画面出现时,他毫不犹豫地夺门而逃。

据闻,同类人都会有彼此识别的雷达,差别在于敏锐度而已。戴天很相信这句话,他识别同类的本领很大程度上是天生的,很少有看错的时候。他苦思不得其解的就是为何周医生在此方面功力比他还要高深。后来终于弄明白,因为被同性恋男友欺骗多年,周医生曾一度对此进行疯狂的研究,练就了今日的火眼金睛。

返家之后,周医生把自己今日的心得做了总结,与同事进行远程交流。

“你真的确定那个风流放荡的叶恺然是我们今天见到的?”周医生的直觉不是这么告诉她的。

“说实话,我也很纳闷,你说,失忆能把性格全改了?”

“老祖宗的话你忘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说别的,下意识的反应才最能反映问题。”

是哦,戴天心想,个人多年的习惯不是因为失忆就能改变的吧。他有点理解张瑞的急切和恐慌了。可是,说句良心话,现在的叶恺然要比从前的顺眼多了,重新做人的程度好过从监狱里出来的。

“还有啊,你有没有察觉……”

“什么?”

“这个叶恺然不比你小吧?可你回想一下他对好些事情的反应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该有的么?我都觉得他的心态比我还要年轻。”

“这也可以理解啊,有很多患者在脑部受过伤之后,智力、记忆都留在他成长中的某个阶段。”

“好吧,这些先放下,我们说最重要的。你难道就没察觉在他身上有着同类人才有的气息么?”

“啊?姓周的,我跟你说过……”

“你这就是先入为主,你自己也说了,他现在跟以前就俩人似的,你别把以前的他代入,再想想。”

戴天这一想就想了快半个小时,周医生都快睡着了,电话又响了起来。

“你做了那么久这方面的研究,有看到过因为失忆而改变性向的吗?”戴医生幽幽地问。他刚才把这些天有关叶恺然的画面仔仔细细地想了一遍,以一个路人的身份代入,发觉事情真的很微妙。

周医生的磕睡虫立马无踪,“怎么样?回过味儿来了?你也这么一把年纪了,不应该连这也看不出啊?”

“这也许只是他脑袋不太清醒的反应吧?”

“呵呵,这个好办呀,是不是我想的这样,戴大医生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等等,先别挂,”周医生加大音量,“我昨天买的吐毛膏忘在你那了,后天别忘了给我带来。”

凌晨一点,有人敲门。戴天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从门镜里向外看,门外的人很熟悉。

叶恺然抱着他的被子,身体微微有些抖。

戴天看出他的异样,问:“怎么了?”

“那个……”这要如何说出口?“我今晚想睡这儿。”

“?”这是唱的哪一出?

“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觉得还是睡在医生家里安心些。”当此时刻,叶恺然临时编出这么个谎话已是不易。

看他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戴天也不忍心逼问,况且困的要命,先睡觉要紧。

“你将就一下吧。”戴天指指沙发,自己回房。

叶恺然躺了有那么十来分钟,脑袋越来越清醒,刚才的画面源源不断的在头脑中回放。房里寂静无声,一点点的异动都让他心跳加速再加速。为了让自己免于诱发心脏病,叶恺然摸索着打开了客厅里的电视,调到一个载歌载舞的频道。

“咱老百姓啊,今儿晚上真高兴……”,欢悦喜庆的调子充斥在房间里,令人心安多了。

没两分钟,戴天凶神恶煞地跳出来,“叶副总,您有没有点做客人的自觉啊?”

“不好意思,声音太大了。”叶恺然讪笑着把声音调低。

“您这嗜好还真特别,半夜跑到别人家看电视。”说完,戴医生砰的把卧室门关上,一头扎到棉被里。

光明赋予人勇气,当晨曦渐渐透过窗户撒进客厅的时候,叶恺然终于安心地入睡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6:20 , Processed in 0.116983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