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改行做爸爸

2016-1-9 15: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61|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今天魏誉很不爽,从没逃过课的他唯一一次没去,就撞在了枪口上。室友短信通知他也白搭,因为他当时正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至于打球的结果就更让人火了,他今天根本不在状态。 好吧,我承认,魏誉在心里说,其 ...
无标题文档

由于戴天同志舍己救人光荣负伤,归家的行程被耽搁。

村里的医生被叫了来,诊治、开药、离开,叶恺然没有说一句话。

本家的老长辈拿出压箱底的药酒,客人在自家地界受了伤,无论如何说不过去。叶恺然自母亲手中接过东西,自己动手给戴天擦。

叶家长子去处理这次的偷袭事件,思涵吓得不轻,叶恺然安慰地抱了他一会儿,交给父母带他到外间玩耍。

“你说,他们会不会在外头偷着笑话我?”戴医生一边“嘶”“嘶”,一边出言询问。

叶恺然手顿了一下,闷声道:“笑话你什么?”

戴天强忍着疼笑言:“其实我是想当回英雄的,结果却弄得这么狼狈,他们不会笑话我没用吧?”

“知道自己没用,还往上冲?”叶恺然的声音还是闷闷的,全没了平日质问时的拔扈。

戴天把脸埋进枕头,偷笑道:“心疼了?呵呵,那我可值了。哎哟,你轻点!”

擦完药酒,戴天趴在床上休息,叶恺然去跟爸妈询问事情的后续发展。

“叔叔,还疼吗?”思涵爬上床,掀开被子,来撩他的衣裳。

戴天赶紧拦住,“宝贝,爸爸给叔叔上了药,不疼了。”

小孩子的神情即刻轻松了许多,戴天看在眼里,心里柔软一片。

“思涵,去和哥哥姐姐们玩,爸爸和叔叔有事情说。”叶恺然把思涵抱到地上,小孩子不大乐意地撅着嘴挑门帘出去。

“别皱眉了,我又没有什么大事,算了就算了吧。怎么说也是你们家理亏在先,人家没有在婚礼的时候来闹已经很给面子了。”戴天拉叶恺然坐到自己身边,后背还是挺疼的,所幸的是那个打人的家伙可能也怕出人命,棍子不是太粗,要不然这会儿准得医院伺候了。

叶恺然一脸“你这么会知道”的惊讶表情,戴天看着甚是有趣。无奈趴着不得劲,只能过眼瘾,过不了手瘾。

“牺牲我做了,你有没有什么补偿我的呀?”机会一定要抓住,趁火打劫的优良传统不能丢。

“你想要什么补偿?”不知为何,叶恺然的脸微有发烫。

打量四周地形,分析周围情况,实在不利于作案。戴天强压住心头喷薄欲出的想法,“先记着,我回去再和你慢慢算。”

我们且不表接下来的这一夜戴医生是如何的得寸进尺尽兴揩油,暂不提叶恺然是怎样在极为复杂的心境下保持冷静没有把某人给踢下床去,出于各自不同的目的,他二人各有隐忍。

回家的火车上,连思涵都觉出他爸爸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只找戴叔叔玩。戴天喜忧参半,既盼着他是真的想通了,又担心他到头来仍是不接受。

出了电梯,自家那扇曾被叶恺然誉为“变态之门”的防盗门此刻看起来令人倍感亲切。就在戴天想把它打开的那一瞬,它,竟然从里面自己开了。

两个三、四十岁民工模样的人抬了叶恺然最爱的电脑小心轻放地往外走。

叶恺然与戴天同时被定在原地,询问的眼神投向对方,答案显然不容乐观。

那二人机敏警惕也已经发现他们,其中一个立马扔了电脑,向着楼梯就跑。见同伴没有跟上来,急得一边跑一边大喊:“你傻呀?还不走?墙上有那家伙的照片!”

戴天卧室的墙上挂着全家福,此位仁兄记性甚好,过目而不忘,不得不承认,每一个行业的翘楚都有他的过人之处。

“你管孩子,我去追!”戴医生大义凛然说道。

叶恺然却是行动派,不言不语塞了思涵在他怀里,意气风发去抓贼。就是看在陪他游戏那么久的小电的面子上,抓到贼后他也要先暴打一顿。

然职业选手的能力不容小觑,且他们类似经验丰富,腿脚不是一般麻利。叶恺然追了两层楼,连那哥俩的鞋印都没见着。

关键时刻人的大脑经常会暴发灵感,楼下那辆让他们打量了好几眼的搬家公司的货车赫然呈现于他的大脑。依这俩贼的大胆程度,没个放风接应的不太可能。

纵然叶恺然体质不错,但经常执行任务的惯犯显然更胜他一筹。等他到了楼下,那辆充满着神秘感的车辆已发动了引擎蓄势待发,落在后头的那个就差二十米即到车跟前。也许是叶恺然的一声大吼使司机受惊过度,彼人一踩油门绝尘而去,空余他家兄弟继续不要命的狂奔。

时值冬季工作日的午后两点,小区里走动的活人很少,偶有一两位,老人孩子居多。保安兄弟们远在一千米之外的大门口,中间数楼相隔,远水救不了近火。

那家伙可能是被恐惧感刺激了全部的潜能,跑步的速度令人惊叹,犹如古语所说的离弦之箭。

就在叶恺然快要绝望之际,某位闲人抱着一只小狗领着两只大狗十分拉风的走近。

“抓贼!”叶恺然看到希望的曙光,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剧烈的活动让他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周延仅用了三秒钟反应,随即拍着小狗的后背下命令:“追!”

疲于奔命的小偷眼看就要逃出生天,冷不防裤角被突然咬住,摔倒的惨况连叶恺然都有些于心不忍。可怜的人摔得快要散架不说,更为虐心的是在他勉强起身的一刹那,三只大小不一神情却统一凶恶的狗围成一个圈状准确无误的把他圈在了中心。领头的大狗吐着舌头,随时准备在他脸上舔一口。该仁兄心中千言万语难以表达,全都化作一句话——该死的小六,什么时候不挑,非得挑让他放风的时刻上厕所!

此刻被他诅咒的仁兄比他并不好过。戴天把思涵交给对门的刘阿姨,正要下楼的时候,家里面飘出了某种不太好闻的气味。

我们说过戴医生有洁癖,可想而知他发现自家卫生间被个陌生人侵占的时候心情是多么的愤恨,这份罪孽带给他的愤怒甚至超过偷东西。

当叶恺然带着警察叔叔来家里检察失窃物品的时候,菜鸟小六已经快被戴医生吓哭了。他哽咽着无比真诚地向人民卫士虔诚认罪:“警察同志你们快带我走吧!我什么都说!”戴医生背在身后的手里拿着他的宝贝,趁别人不注意,悄悄往袖子里再塞塞。

由于案犯被当场擒获,兼之某个路段发生追尾事故正在堵车,民警们在这个节日后的首个工作日用短短的几个小时时间就破获了一起惯犯偷盗案。

最大的功臣当属刘阿姨家三只宝贝的狗狗,周延作为它们散步的陪护人,功劳亦有几分。叶恺然为了表示感激,留他吃晚饭。

“你倒是蛮有狗缘的,刘阿姨的这几个宝贝轻易不和人亲近。”与叶恺然并肩作战的机会被别人赶上,戴天略有几分遗憾。

周延展笑:“沾你们的光,刘阿姨因为知道我和你们熟,才放心让我替他遛狗。”

叶恺然喂思涵吃饭刚吃了一半,郑絮就找上门来接孩子。见到妈妈,小孩子兴奋得很,拉着郑絮给她讲在奶奶家的见闻。叶恺然没有想到儿子对事情的叙述能力又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否则一定嘱咐他不要把戴天替自己挨打的事情说出去。

依郑絮的为人自然不会对叶恺然冷嘲热讽,她只是不明白戴天和她前夫的关系什么时候融洽到了这地步。不过,无论如何都不再跟自己有关系,郑絮带着深深的不解抱着孩子回家。

孩子走了,满桌的饭菜叶恺然食之无味。借着周延去倒水的机会,戴天说:“答应我的事情没忘吧?”

“?”叶恺然用眼神发问。

“把饭好好吃了。”戴天表面沉静,心里悲呼:用鲜血换来的机会就此失去,苦乎?苦哉。

周延端着水回来,看到叶恺然在闷头狠吃,体贴的递过杯子:“喝点水,别噎着。”

戴医生把汤放在叶恺然跟前:“还是喝汤吧,原汤化原食。”

吃完饭,周延不好意思立刻告辞,帮着叶恺然收拾被小偷弄乱的屋子。戴医生听从他家小叶同志的旨意,侧趴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头好生思念周医生。

凌乱的屋子固然令人烦心,也比被人搬干净强,戴天庆幸自己回来的及时。

急切的敲门声想起,戴家二老带着犹存的惊吓赶了过来。

“你这孩子,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和我们说?”戴妈妈上下检察自家儿子,戴天顾不得疼使劲往沙发上贴,要叫老妈看到自己背上的伤,估计就没有清静日子过了。

周延见状告辞,叶恺然虽然过意不去,但自家情况特殊,只好用从老家带回的土特产聊表心意。

送走周延,叶恺然回来招呼戴家二老。戴爸爸关切地说:“小叶啊,你没事吧?听他刘阿姨说是你下楼追的主犯?”

戴妈妈被转移了注意力,来看叶恺然:“人没事就好,东西还在其次。要再有这种事,别硬往上冲,谁知道他们有几个人呢?”

叶恺然扶戴妈妈坐下,憋了半天,最终咬了咬牙:“妈,您放心吧,我们都没什么事。”

戴妈妈不会动了,戴爸爸眼睛直了,戴天傻了。

叶恺然更加的手足无措,支吾着不知说什么好。

戴妈妈这时已经红了眼圈:“好孩子,有你这一声,我就什么都不想了。”

戴爸爸缓过劲来,挺直了腰期待地看着叶恺然,后者低低地喊了声“爸”,老爷子觉得自己圆满了。

戴天笑啊笑的,鼻子忽然有些发酸。盼了多少年,期冀的幸福终于要来了吗?

送两位老人家到楼下,他们心疼儿子不让送,打车回去。

转身往回走,叶恺然心情忐忑,知道戴天跟在自己身后,却不敢回头看一眼。

刚一进门,叶恺然还来不及把拖鞋换上,就被戴天抵在墙壁上。

满腔的话,这时候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紧抱着他不停地笑。笑得叶恺然心里也酸酸的,软软的。

只开了壁灯的客厅光线昏暗,叶恺然的眼里只有戴天闪着光的眼睛,听他在自己耳边说:“以后就算遇到比我更好的也不许后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7:24 , Processed in 0.113100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