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改行做爸爸

2016-1-9 15: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56|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今天魏誉很不爽,从没逃过课的他唯一一次没去,就撞在了枪口上。室友短信通知他也白搭,因为他当时正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至于打球的结果就更让人火了,他今天根本不在状态。 好吧,我承认,魏誉在心里说,其 ...
无标题文档


且说叶恺然纵有千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在戴天的押解下到医院做例行检查。鉴于他父母皆不在身边,又和郑絮离了婚,张瑞发扬团结友爱的精神,把公司的事暂推,全程陪同。

结果当然是一切正常,除了记忆。

“到底怎么回事儿?”张瑞问医学权威戴医生,由不得他不急,公司还有许多事等着叶恺然去处理。

戴医生摊摊手:“恢复记忆这种事是需要契机的,他想不起来我也没办法。”目前的医学远远达不到万能的程度。

“什么契机?”

“嗯,”戴医生擦擦他已经是一尘不染的眼镜,琢磨如何把话说得通俗易懂,“在我看来,契机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刺激。电视剧里那些失忆不都是这么演的?或是看到了可以刺激他脑神经的场景,或是脑部再遭重创。为了他的生命安全着想,我不建议第二种。”

小叶愤然:这年头医生治病全参照电视剧么?活该你眼睛会近视。

老主任建议给叶恺然催眠,得到的拒绝是坚决的,理由是不喜欢被支配的感觉,怕会产生副作用。当然,真正的原因是叶恺然没有兴趣被送到科研机构充当活体标本抑或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这要是被催眠了,说不准就什么都招了。

“说起来也怪了,”戴天耸耸肩,“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失忆的,他这个症状却是头回见,不像是失忆,倒像是换魂儿。”

张瑞点头表示赞同,他和叶恺然认识这么些年,对方的脾气摸了个一清二楚,现在这个叶恺然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连在细节上都没有一点像原来那个。

躺在戴天办公室床上假寐的叶恺然偷偷抹了下头上渗出来的冷汗。

张瑞他们刚走,戴天就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妹妹的男朋友来了,叫他回去一起吃个饭。

这个男生戴天见过,就现有的印象,感觉还不错。他比妹妹大一级,今年大四毕业后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

戴天目前跟家里处于半出柜状态,没有刻意的隐瞒也没有特意的说明。老两口也乐于和他装糊涂,不逼他结婚,但时不时地会给他介绍个姑娘。

开门的女子二十六七,端庄大方,戴天看一眼就知道是母亲喜欢的类型。

“小天回来了!”戴妈妈拿围裙擦擦手,热情的作介绍:“小天,这是月月的研究生师姐小许。小许,这就是月月的哥哥。”

戴天心里忿恨,脸上带笑:“你好,我家月月在学校里多仰仗你照顾了。”

“哪里,说起来惭愧得很,倒是戴月帮我帮的比较多。”小许的眼睛里光芒闪动,戴妈妈非常满意。

“哥,学姐可是我们院里有名的美女加才女,连祁昊都说我们院第一人非许学姐莫属。”戴月挂着他哥的胳膊摇啊摇,心里想着师姐条件这么好,老哥还不得深深地感谢她一下?

金边眼镜遮住了戴家哥哥眼里的冷冽,戴爸爸透过老花镜悄悄查看儿子的脸色。

祁昊礼貌地打过招呼,和戴妈妈一起摆碗筷,对女朋友的话一笑置之。

戴爸爸识时务地在一旁充当德高望重,半字不言。

戴月的学校虽然在这个城市,但开车还需要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吃完饭,戴妈妈留祁昊和小许多待几天,等开学再回去。小许推辞了几次,最后奈不过老人家的一片心意,只好答应住两天。戴天在一边听着酸得倒牙。

老妈早早地打来电话,要自己一定回家,明天周六还要早起去近郊旅游,戴天爽爽快快地答应着。到了晚上快下班的时候,再拨个电话回去,“妈,是这样,今天有个领导住进来,院长交代晚上至少要留个副主任。周大夫的女儿发高烧,我得替她值夜班。你放心吧,我明早下了班就去追你们,我身体好,一夜不睡没关系的。”

戴妈妈一听,虽然心有不甘,儿子的身体还是最重要的,“你明天就在家睡觉吧,后天再跟我们一处玩好了。”

与戴天一尺之隔的周医生不由的咬牙:“你拿我垫背也就算了,干吗诅咒我家女儿?”

“不好意思,我忘了在你们家是猫比较金贵。”周医生尚未婚配,家中女儿是纯种的苏格兰摺耳猫,长得漂亮,价钱也漂亮。

戴天的房子是他们全家原来住的老房子,戴家老两口跟附近的老人们大都熟识,但他们却很少过来。戴天心里明白他们是怕往这边来的时候撞到不该撞到的,更怕听到邻居的闲言碎语。

到了家,打理完毕,戴医生想想反正左右无事,不如下楼瞧瞧病人,运气好还能蹭顿饭吃。

前几天送思涵回妈妈处的时候,叶恺然就答应周末的时候把他接过来,带他去买玩具。一进门,小孩子就撒开了欢,追着兔子满屋跑。看这阵势,叶恺然知道收拾屋子必定又是一项大工程。为了积攒力气,叶恺然放弃做饭,叫了外卖。

戴医生很会赶巧,跟在送外卖的后边就进了屋。思涵见到小兔子的救命恩人,过来亲热的喊叔叔。

为了孩子的健康,叶恺然叫的外卖菜色很齐全。一条长相整齐的大鱼安稳地躺在盘子里,戴医生摸摸睡衣口袋,忍住蠢蠢欲动的欲望。

想要叫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老实吃饭,如果不使用高压政策,基本上是个很难的差事。思涵吃两口就跳下椅子,跑到客厅里打拳玩兔子,被他爸揪回来喂两口,接着再往地上跳。如此循环往复,把孩子喂饱了,饭菜也凉了。

戴医生对这顿晚餐相当满意,细嚼慢咽地吃饱了,想起来下午得出的主意。

“要不,你去见见罗珊?”

“咳,咳,咳……”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叶恺然被鱼刺卡的生疼。

“爸爸,爸爸”思涵听到声音从客厅跑了回来,急得了不得,叶恺然一边感动一边向医生求救。

医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大笑憋回去,整肃容颜:“别急,让我想想有什么方法,你看我这一急,把什么都忘了。”

叶恺然恨不得拿鱼汤抡到他脑袋上,这个时候还幸灾乐祸到如此地步,可以见得此人的品行着实可恶。

“哦,我想到了”医生拍拍脑门,“思涵去拿醋。”

小孩子听话的噔噔噔跑去抱了半瓶醋回来,怕老爸喝起来不方便,要戴叔叔帮忙倒碗里。他戴叔叔十分实在的倒了大半碗,亲手送到叶恺然的嘴边。

叶恺然不是傻子,我们在前文已多次强调过,所以他还不至于被假象所迷惑。喝醋是方法之一不假,但没听说有医生在的时候还会用到它。但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实在难受的叶恺然只得照办。

戴医生抱着肩,看叶恺然喝醋看得津津有味。直到对方的哀怨的目光再次飘过来,才恍然惊觉自己还有帮忙的义务。

在睡衣里一阵摸索,戴医生掏出一把镊子,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抬高叶恺然的下颌,“张嘴。”

一根长长的鱼刺被夹了出来,叶恺然怒吼:“你早干什么去了?”如此缺乏职业道德的医生至今没被医院开除真是奇迹,还是说现今的医院已经被无良人士攻占?

戴医生脸不红心不跳:“我这不是急得么?”

叶恺然暗骂一声,不可思议地问:“这些东西你都随身带着?”

“爱好而已。”戴医生回答的简洁有力,脑海中闪过刚才叶恺然的诧异神色,一个主意骤然乍现。

叶恺然这几天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关于他未来的出路。上班or上学,这是一个问题。

如前所述,叶恺然已经知道自己目前的身份是一家规模中级的公司的副总,还有个名校的毕业证。但实际上他的脑子还停留在大二上课走神混日子的青涩年代,副总的差事,他干不来。可是上学的话,他也不可能重新高考读本科呀。而且,不管他愿不愿承认,他这个身体都已经三十岁了,上有老、下有小。

这么走着想着,等他发觉不对的时候,思涵已经不见了。叶恺然脑子里轰的一声,这要给人把孩子弄丢了可咋办?

戴天很恼火,少了老妈的骚扰,打算睡到自然醒,哪承想周医生值完夜班还有精神逛街,逛街就逛街呗,为什么非得拉上他?

“我跟你说戴天,做人要有良心。你利用我那么多回,毁我清白、诅咒我女儿,你要是这点忙都不帮,你还算个男人吗?”

周医生芳龄二十四,戴天不仅给她长了岁数升了官职还把她的猫当作一个实体女儿呈现给了自家老妈,导致戴妈妈有次心血来潮在电话里传授了她半个多小时的育儿心得。

确实理亏,陪就陪吧。以后用她打马虎眼的地方还有很多,而且不用担心她会看上自己。

“你真把你家猫当人来养了?”看着满场的儿童玩具,戴天觉得这女人养猫养得有点走火入魔了。

“呵呵,其实是我喜欢,不好意思自己来,所以叫你俩陪着。”

“呀,那个小男孩长得好可爱!”周医生两眼放光,她每当看到可爱的小孩、小猫或是小狗等等,都是这个反应,戴天都麻木了。

“你看,你看呀!”周医生拽着戴天的胳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她家女儿响应号召在戴天的怀里跟着喵喵叫,戴医生挨不过,只好勉强把眼神移过去。

哎?这不是叶思涵?小家伙正在那儿聚精会神地看各类模型飞机。戴天从后边捂住他的眼睛,吓得他“哇哇”大叫。

“你爸爸呢?”

是啊,爸爸呢?思涵左顾右盼,就是不见老爸。

周医生见是戴天的熟人,有了逗孩子的机会怎肯错过,“小朋友,你爸爸不要你了,跟姐姐走吧。”

小孩子眨眨眼睛,眼泪就溢了出来,“爸爸,我要爸爸!”

戴天把蹲着的周医生提起来,指着商场中年龄不等的各色小女孩,“他大妈,您看清楚了,那样的他才要叫姐姐。叶思涵,是男子汉就不哭。再哭,你爸就真不要你了。”

思涵听见,立马收声,抱着戴天的腿抽抽答答。

戴天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张瑞询问叶恺然的号码,谁没事会存仇人的号不是?

接通了,好几声才有人接,电话那头喘着粗气微带哭音,戴天一听想作弄的心都没了。

叶恺然远远地跑过来,周医生眼前一亮,低声对戴天说:“跟你很登对啊。”

戴天白她一眼,“想不到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他有过的女人可以开个夜总会了。”

“哦,那个,就是他?”关于戴天老同学风流过度被情人棍击的桃色事件在他们医院广为流传,近水楼台的周医生对此颇为熟悉。

戴天点头,周医生再观察,人已经到了近前,上演着父子相聚儿子大哭的感人场面。

“快谢谢叔叔和阿姨!”

“谢谢叔叔帮我找到爸爸。”

“那阿姨呢?”周医生好心提醒。

“才不要!大妈说爸爸你不要我了!”思涵拉着老爸告状。周医生愤恨地瞪视戴天。

在戴天的教唆下,叶思涵非要老爸赔偿精神损失费,如愿以偿地买了一堆玩具,叶恺然握着信用卡的手一阵阵的发颤。

“爸爸,我饿了。”

“思涵想吃什么?”周医生抓紧一切机会讨好。

“肯德基。”

“不行,你妈妈说了不准吃,吃多了会变大胖子的。”

“我要吃!”小孩子撒娇耍赖到底,怎么说爸爸也比妈妈好说话,何况现在还有外人在。

果然,周医生站在了他那边,“偶尔吃一顿也没关系嘛,不要老吃就行了。”

一个胡搅蛮缠的叶思涵就够受的了,再来一个帮腔的,叶恺然唯有举白旗投降。思涵马上改口跟周医生叫姐姐,戴医生和叶爸爸齐齐鄙视他。周医生美滋滋地应着,她家女儿感觉到自己的霸主地位受到动摇,“喵”的一声,抬爪照着思涵的小脸就是一把。

一时间猫叫人喊孩子哭热闹非凡,叶恺然这个心疼啊!周医生自知罪孽深重,戴天带着父子俩去打疫苗,她不敢跟着,抱着女儿灰溜溜地回家。

星期天,郑絮来接思涵,叶恺然低头认错赔礼道歉,保证以后绝不再犯。她母子二人走后,叶恺然开展灾难现场的事后处理工作,任重而道远。戴天戴医生准备就绪,精神饱满的去迎战。

戴妈妈把戴天诓到商场,然后率领着一家老小成功逃逸,把攻坚的重任交给小许。

小许姑娘信心十足,得到未来婆婆的承认意味着战斗已经成功了百分之六十,以自己并存的智慧和美貌以及顽强的韧劲还不能征服这个斯文俊秀的医生?

自古代起,因为轻敌而失败的战役不胜枚举。已经直博的小许犯了这么个历史悠久的错误,实在令人扼腕。老祖宗都说了那么多年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难知心”,小许在这个紧急关头却全抛在了一边,这充分说明学校的教育有多么的不到位,理论知识和具体实践之间的鸿沟是多么的宽广。

小许姑娘把这些年的经验连带天赋一同施展开来,与戴医生言笑晏晏、眉目传情,脑子里开始畅想自己看上的那套150平的房子要选择何种风格的装修。

戴天面上笑得灿烂,心里气得吐血。有些人自我感觉良好得连荷花姐都自叹弗如,不知这么个极品将来会找个什么样的下家?

午餐时刻,小许姑娘嘴里说着“哪里都好”,眼睛却时不时地飘向那家装饰小资的西餐厅。

戴医生很少有机会怜香惜玉,今天趁机发挥一把,邀美人共进标榜着高档次的西餐。美人见对方挑了个僻静幽深的浪漫角落,心里更加的欣喜。

小许姑娘轻车熟路地点好自己的午餐,神情很是自豪。

餐点上齐,小许优雅的举叉进食,瞧见戴天从衣服里掏出个布袋,不禁一愣。

戴医生把布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其中有手术用手套、刀、剪,然后戴上手套,左手剪子、右手刀子。叉、切灵动,不出两分钟,他面前的食物再没一样是完整的。

“其实,我当初的志愿是法医,可惜,家里不同意。”戴医生神色感伤,沉浸在对昔日时光的怀念里。“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总会梦到在医学院做人体解剖的美好时光,特别是在满是福尔马林的池子里往外打捞尸体。”

戴医生说着,拿他的手术刀在匈牙利牛肉汤里一阵翻搅,叉出一块牛肉,“就像是这样。”

小许看着他把牛肉放进嘴里,只觉胃中一阵翻滚,无名物上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7:01 , Processed in 0.117636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