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改行做爸爸

2016-1-9 15: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43|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今天魏誉很不爽,从没逃过课的他唯一一次没去,就撞在了枪口上。室友短信通知他也白搭,因为他当时正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至于打球的结果就更让人火了,他今天根本不在状态。 好吧,我承认,魏誉在心里说,其 ...
无标题文档

“我还以为你会说是祈昊结婚。”戴天说的很轻,却足以让叶恺然听得清楚。

“现在他和你妹跟结了婚又有什么区别?”叶恺然今天受到的冲击够大,没有了心思和他拌嘴,心里的话吐了出来:“我很希望他和戴月能够一直这么幸福。”这句话绝对的真心实意。

两个人默默无言,躺着躺着竟然都睡过去了。戴妈妈做好了饭,戴爸爸得到女儿报信也回了家来,几个人摆好碗筷,戴天那屋却不见动静。戴月刚要往门上贴,就被她老妈瞪着眼撵开,屋里不知有什么玄妙,可不能让女儿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要听,她这当妈的也该打头阵。

老爷子无语地看着老伴把耳朵紧紧贴在门板上,女儿看妈妈听的吃力,孝顺地递过去一个玻璃杯,戴妈妈努力了半天,最后懊丧的坐在沙发上。

“什么动静也没有,他俩到底干吗呢?”

“敲开门不就知道了?”戴月跃跃欲试。

要是能敲不早就敲了?戴妈妈看不过女儿唯恐天下不乱,呵斥两句,宣布开饭。反正不是客人,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吃吧。

快两点的时候,戴天因被叶恺然的扫堂腿踢到而惊醒,思索五分钟后决定用最为温和的一种方法——小叶子是相当怕痒的。

吃完饭的一家人名义上是在看电视,但过不了几秒钟就会有一双眼睛往戴天房门扫过去。突如其来的声响把三个人都吓了一大跳,戴妈妈首当其冲地奔至门前,“小天,怎么了?你可别和小叶打架!”

戴天想回答老妈他们没打架,可一时半刻他出不了声。没想到叶恺然的反抗力度如此之大,把他从床上踢到了地上,这也罢了,要命的是叶恺然自己也从床上滚了下来,正好压到他身上,脚丫子正好抵着他的下巴。

叶恺然迷迷瞪瞪爬起来去开门,戴妈妈越过他的肩膀看到儿子在整理衣衫,心里“咯噔”一下。

星期天戴天要加班,思涵和妈妈在一处,叶恺然落了单。周医生同情他的遭遇,发扬国际主义人道主义精神,抛父母别女儿来相陪,这一陪就陪到了货品琳琅的某商厦。

叶恺然哈欠不停,天知道他昨晚和戴天折腾到几点,亏了戴医生今天要加班,否则通宵是肯定的了。

“老大年纪的俩人竟然拼了一晚上的网游,说出去谁信啊。”

“那是你孤陋寡闻,告诉你,你这是歧视老年人。”

周医生上下打量叶恺然,“果然‘近墨者黑’,我发现你近来的发言大有直追戴医生的趋势。”

“切,”叶恺然不屑地撇嘴,“我追谁也不会追他啊。”

“行行行,你不追他他追你总行了吧。”

这话好像也不对劲,叶恺然不敢和她较真理论,干脆转个身装作没听到。

周医生在心里说:别扭的人啊,不过别扭的很可爱就是了。

“你到底想买什么?这半天光看些没用的。”叶恺然从以前就搞不懂这些女生是怎么想的,到处逛,却又什么也不买,为的是什么?

“视觉享受你懂不懂?不是我不想买,而是我想买的太多了,但那需要很多钱,明白否?”

“那你今天非要我陪你出来,总要买点什么吧?”

“当然要买了,还是大件呢。所以现在要先到处看看,最后去挑要买的东西。”

周医生享受完视觉盛宴,带着叶恺然直奔目的地。

“这就是你要买的大件?”叶恺然止步不前,他脸皮尚薄,实在踏不出那一步迈进女性内衣专区。

“不是啦,我刚才在楼下看到有名牌内衣特价的广告,所以上来看看。我跟你保证,看完这个就去买大件好不好?”

旁边路过的不同年龄段的女性同胞都或明或暗的向叶恺然投来一瞥,叶恺然对那些陪着老婆女友穿梭于其中的男同胞们表示出充分的不理解,这个滋味太难受了!

叶恺然站在女性内衣广场的入口死活不肯进去,周医生刚想发怒,突然发现内衣群中露出个熟悉的小脑袋。

“思涵!”周医生见了儿子忘了爹,一个箭步冲过去,伸手就要掐人家的脸,“跟谁来的啊?”

郑絮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个眼里只剩儿子的年轻女子,二十出头的年纪,干净利落的短发,一看就是个俏皮爽利的女孩子。

叶恺然目不斜视黑着脸几乎是顺拐的向大部队靠近,思涵好高兴在这里见到爸爸,“爸爸,你也来买衣衣呀?”

“……”叶恺然无言以对,只好擅自转换话题:“你跟着妈妈有没有淘气啊?”

“没有,妈妈说我最乖,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孩了。”思涵说得粉有自信。

周医生暗道声不好,不单大的学的和戴天一样说话拐弯抹角阴阳怪气,小的也学会自恋了。

郑絮见叶恺然和周医生一起,有点尴尬,她从儿子嘴里听到过这个人,心有所觉,依今天所见,心里的那份疑云更为厚重。自己和叶恺然在感情上再无瓜葛,可给儿子当后妈,她不可能一点不在意,尤其在这个自己不在思涵身边的时候。

“姐姐,你是来买衣衣的吧?”思涵拉了周医生的手,指着站在不远处的一名导购,“阿姨说这个好看。”拽了一款内衣就往下扯,叶恺然的脸要绿了,血缘这个东西真是不可抗拒,思涵小小年纪就已显露出传承自他真正老爸的特质。

思涵发现了爸爸的情绪不高,以为是自己怠慢了他,讨好的上前欲抱爸爸的腰,叶恺然牵了他的小手,软软的触感直达到心里,那里也变得柔软一片。刚一天不见而已,自己已经想他了,尽管前天还巴望着郑絮早些回来带他两天。

“爸爸,我觉得这个好看,你试试吧?”思涵为了显示自己的孝顺,粉有诚意的向他介绍一款粉红色内衣。

……

众大人沉寂中。

“思涵,你爸爸不能穿的。”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过来,声音脆脆的:“叶叔叔好!”

“是蔚蔚啊,”叶恺然往后看,张夫人手里提着件某物,气定神闲地走了过来。

“这位是戴天的同事?”

“是啊,你好,我就是受戴医生所托陪思涵他爸爸逛街呢。”有些话还是早些说开的好,郑絮的眼神她不是没看到,她可没兴趣当冤大头。

对她这话张夫人颇感接受无能,在她的概念里戴叶二人若不是因为张瑞的存在,早就懒得多看彼此一眼了。即使近来张瑞总是在她耳边叨念他们两个自叶恺然失忆后好了许多,但在她的意识里好很多的定义应该是没有以前那么剑拔弩张了。

“戴天今天加班?”不论如何,听到周医生的有意撇清,张夫人心里舒坦了些,语气也和缓了些。

郑絮的表情自然不少,开口道:“听思涵说多亏你经常去给他们改善伙食,我原想哪天好好谢谢你,不如今天一起吃饭?”

周医生忙不迭就想答应,叶恺然知道她见到思涵挪不开步的本性,在郑絮刚说完话的时候不着痕迹地一脚踩了下去,幸亏时近初冬,她脚上穿的厚重。饶是如此,周医生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深深问候了一下叶恺然并戴天。鉴于她冤有头债有主的良好品德以及思涵的个人魅力,他们二人的亲友幸免于难。

“真是不好意思,答应了爸妈回去吃的,还有个东西急着要买。”周医生突然发现自己现在有把叶恺然当弟弟待的倾向,不知是她二人谁的悲哀。

郑絮二人看得明白,不再强邀,买完了衣服先走。趁便告诉叶恺然今晚思涵住张瑞家,他明天下午去幼儿园接就可以了。目送思涵被他妈妈抱着走远,叶恺然坐在店员好心拿来的椅子上,垂着头等待周医生挑内衣。

为了报复刚才那一脚,周医生故意把内衣拿到他面前,大声说:“你说粉的好看还是嫩黄的好看?”

几个导购捂着嘴窃笑,叶恺然翻白眼的功力再度上涨。周医生哼一声,雄赳赳气昂昂走进试衣间。小样儿的,治不了戴天还治不了你?

“你想买三轮车?”叶恺然对于周医生落差如此之大的购物品种一时不能习惯。

周医生笑眯眯点头:“是啊是啊,你帮我看看哪辆好看?”

“抱歉,这个忙恕不能帮,在我看来它们中的任何一位都和好看不搭边。”

周医生不理他,直接找了工作人员推荐适合老年人骑的三轮。

“你给你爸妈买的?”

“我爸妈还没那么老,是给我姥爷买的。”老人家喜欢出去买个菜,家里的那辆小三轮前两天被偷了。

“你姥爷多大岁数?”

“干什么?我姥爷身体好得很,六十八在现在来说是个挺年轻的年龄。”

叶恺然开始寻思:忘了问戴天他爸爸有多大年纪了,老爷子白头发倒不多,因为差不多都掉光了。老人家需不需要呢?和周医生一块买了,也挺方便的。

“跟我一块儿看看有什么毛病没有,愣什么神儿啊?”周医生不满地把他拽到工作人员推荐的货品旁边。

叶恺然在心里狠抽自己一巴掌,戴家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虽然二老对待他的态度有时甚至让他心酸得想起远在异国的爸妈,但那也是因为别人误会了什么不是?

买完三轮车出去的时候路过童车区,叶恺然父爱发作,要给思涵买个大些的童车,家里那个还是思涵两岁的时候买的,小孩子现在都不爱骑了。

两个人一人推着三轮一人扶着童车站在马路上,算得上其时其地一景,思索再三后,叶恺然执意要环保节能地回家去。

于是乎,刚才静态的一景变为动态,周医生骑着思涵的小车,叶恺然架着周姥爷的三轮,多少有些乍眼地并行在相当宽阔的马路上。

十字路口正是黄灯时刻,周医生自觉地停下车来,叶恺然却架着小三嗖嗖往前冲,勇猛无比。以致于在很久很久以后,她还能清楚的记得小叶同志使劲蹬车越来越远的身影。

周医生赶上叶恺然没好气地说:“怎么着?急不可耐地想去见戴医生啊?你要是想进医院直说,我带你去就行了。选在这里自残,就算救护车来了,也不见得是我们医院的。”

叶恺然一脸郁卒:“你当我想啊,我从来没骑过这东西,现在能停下来就不错了。”

刚才那个瞬间,他一直在下意识地使劲捏车把,过了那个路口才想起来三轮车和自行车的构造是差很多的。

不知不觉,风刮得越来越冷冽。十二月八号这一天,一场中雪悄然而至,带给人们冬天到来的惊喜。无数浪漫的人手捧雪花欢呼雀跃,叶恺然抱着思涵走在滑滑的路面上不胜烦恼。

在公司的时候接到戴妈妈打来的电话,被告知今天是戴大医生而立之年的生日,可那个挥着翅膀的大天使因为下雪路滑导致的医院急诊增多无法回家过生日,戴妈妈叮嘱叶恺然在戴天下班回家后一定要给他煮一碗长寿面。

煮还是不煮?叶恺然从公司一直思索到思涵的幼儿园再一直考虑到自家门口。

快累瘫了的戴医生回到家一*坐在沙发上,真想就此长睡不醒。几乎一天没有吃东西,肚子早饿得没感觉了。

过了不知多久,电话铃声把半昏睡的他吵醒,但也只有意识是清醒的,身子没有一点要动的欲望。

几声之后,电话录音开始:回来后马上下来吃饭!

啧啧,连个称呼都没有。戴天身上的力气多了些,努把力爬起来开门下楼。

思涵早已经睡下了,叶恺然看他累得没了人形,抱怨的话吞了回去,盛好面条放在桌子上,把已经冷掉的菜重新热一下。

戴天陷在沙发里,心里是久违的感动。

“告诉你,你就算吃过饭了,也得把这面条给吃了。”

“为什么啊?”面条比较金贵?看不出啊。

“你过生日不是一直吃面条?”

“哦,”昨天还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今天太忙竟然忘了。戴医生望着小叶同志的眼神又温柔许多,“你这么晚没睡,就等着我回来吃面条啊?”

叶恺然本想讽刺他两句,但对方这样的态度把他满腔莫名的火气消除了差不多,说话也狠不起来了:“快吃吧你,哪来那么多话。”

戴天听话的开吃,脸上是幸福的笑容。他这个样子,叶恺然真有些不习惯。

“那个……”叶恺然有些不好开口。

“怎么了?”戴天心里有些自己也说不上来隐隐的期待。

“其实我还买了蛋糕。”叶恺然拿出蛋糕,掀开盒盖,蛋糕看起来很美味,就是少了一角。

“那个,思涵想吃……”

“没关系,”稍稍有些失望,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还好吧?”

戴天放下筷子,不顾形象地趴在桌子上。低笑几声:“你这手艺,连我这饿了一天的人都吃不下去,难怪思涵要吃蛋糕。”

有些话差点就要冲口而出了,人在疲累过度的时候果然最受不了别人的好。

“有没有生日礼物啊?”

“对不起,俺是穷人。”叶恺然气呼呼地起身收拾碗筷,全都摞在了洗碗池里,不想洗了。

明天晚上,可以叫周医生过来吃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6:16 , Processed in 0.121310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