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改行做爸爸

2016-1-9 15: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62|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今天魏誉很不爽,从没逃过课的他唯一一次没去,就撞在了枪口上。室友短信通知他也白搭,因为他当时正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至于打球的结果就更让人火了,他今天根本不在状态。 好吧,我承认,魏誉在心里说,其 ...
无标题文档

上一回正说到叶恺然被挥舞着手术器械的戴大医生带入了幼年的回忆,现在我们继续他们丰盛的晚餐。

戴天心满意足地发挥完毕,冲着目瞪口呆的叶恺然露出得意的笑容:“怎么样叶副总,还满意否?”

叶恺然心道:你这样削出来的东西别人吃得下去么?但他由于还未从悲伤中完全扭转,没有跟人斗嘴的心思,就说:“好,好,戴医生的刀功确实了得。”

心细如发的戴医生马上发现了他的异常,托托锃光发亮的眼镜,“咦”了一声,“叶副总的眼睛好红啊!”

“哎?我看看。”张瑞听说,放下手里的活儿过来凑热闹。

“别看,小心着上你们!”叶恺然大义凛然地捂住眼睛。

“原来是红眼病!”张瑞急慌慌转了头,这病他以前得过,滋味可不好受。

戴大医生什么也没说,有滋有味地开始品尝烤鸭大餐,要比饭店里别人削出来的好吃多了。

张瑞显然觉得他不够意思,“我说戴天,你这当医生的也给看看呀。”

“没事,也许明天就好了,不用麻烦了。”

戴天抹抹嘴,“这可不行,张总都发话了,我哪敢不从啊。”说着已到了叶恺然近前,用他光洁的右手抬起了对方的下巴,“嗯,是没多大事儿了,我去给你拿点药,点上明天就能好。”

叶恺然清楚地感觉到他喷在自己脸上的热气,长这么大还没有一个男的以这么暧昧的姿势离他这么近过,脸自然而然地红了。

不想上眼药,可这是人家专门上楼拿下来的,没进入社会的学生毕竟单纯,不忍心让人家白跑一趟,叶恺然就着戴天的手滴了几滴。

看他俩相处得如此亲切友好,张瑞在一边暗自唏嘘:要早点就这样该多好啊。

沉静的夜,叶恺然辗转难眠,不是因为想起了出国的父母,也无关半路夭折的初(暗)恋,而是他的眼睛很难受。实在受不了,爬起来打开灯,镜子中的眼绝对比得过快要咬人的兔子。

与他相隔六层的某间卧室里,戴大医生亦难以成眠,胆敢藐视他天才医生能力的人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戴天差点抓着被子笑出声。

话说叶恺然本来就是个高材生,如今再搭配上发育良好的脑细胞,智商噌噌噌地上升,大有有超越前人之势。所以在天快亮的时候,他想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如此丧尽天良的医生,简直就是变态。

有仇不报非君子,叶恺然拿冷水冲了几遍眼睛,精神抖擞地出门。

搭电梯来到16层,张瑞说过那家把蓝色的防盗门特意刷成白色的就是戴变态的家。往墙根那一瞅,叶恺然乐了,寻仇的不止他一个。

那人估计比叶恺然来得早得多,满脸疲惫,看过来的眼睛里全是血丝。

本着同革命阵营战友的阶级感情,叶恺然对他笑了笑,找了个变态出门就够得着的位置靠墙站着。

战友疑惑地看了他几眼,没有搭言。

戴天虽然变态,但工作却从来不马虎。尽管昨晚睡着的晚,早晨闹钟响第一声的时候,他就起来了。

一丝不苟地梳洗完毕,顾不上吃东西,叼了个不知哪天买的面包往外走。

在门开的一瞬间,两个身影齐齐而上,叶恺然伸的是腿,那人抱的是腰。

好猛!叶恺然保持着大空翼射门的动作,对此人发出由衷的赞叹。

“你放开我!”戴天被抱了个措手不及,但超强的神经回旋弧度令他迅速地做出反应,用力挣扎,嘴里的面包随着那一声大喝掉到了地上。

叶恺然见此场面忘了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仇恨,静立旁观。

近身相搏的两人力气相当,一时之间难分轩轾。等了许久的仁兄耐不得拖沓,一口咬在戴天的嘴上。气急的戴医生抬起腿照着对方某个致命的部位就踢了去,某人一声闷哼蹲在地上。

叶恺然看得移不开眼,这得是多大的阶级仇恨才会产生如斯剽悍的打架方式?

“跟你说了不要再来烦我!”戴医生开始咆哮,叶恺然发现他总能让自己回忆起从前,就像现在他又让自己想起了那一句“梅花一弄断人肠”。

“我们真的不能重新开始吗?”矮了半截的那位忍着痛问。

戴医生整整弄乱的头发,恢复冷静的气质:“重新开始?当然可以,我已经重新开始了,麻烦你也快去吧。”

“你说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你……”此仁兄挣扎着站起,可惜失败了。

“笑话,我跟谁在一起还要跟你报告?事到如今,不妨把话说清楚。人已经在这儿了,你还不明白吗?”戴医生的眼珠子滴流乱转,转到叶恺然身上时,眼里满满的都是柔情。

与此对应的,不得不卑躬屈膝的某人眼中承载的全是诚心实意恶毒的诅咒,那目光看得叶恺然不自觉地后退两步。

“宝贝儿,别怕,有我呢。”戴天亲密地挽起叶恺然的胳膊,脑袋看起来十分自然熟练地放在了后者的肩上。

尽管叶恺然的智商和情商都不低,但他终归是一个只有21年生命的灵魂。在他短暂的人生里,乖学生的他还没有机会见到任何活的同类。凭空穿越了两年时间的他还在思考中国现在已经如此开明了吗。

诅咒男虽然很愤恨但到底尚存几分傲骨,人家都有了新欢,自己再死缠烂打还有什么意思?猫着腰忍着疼,该仁兄挪进了电梯,也很干脆利落地彻底退出了我们的舞台,连个名字都没有留下。

电梯“叮”地一声响了,电梯门开了,电梯门关了,戴天挥起他的纤纤玉手跟前男友做最后的告别。叶恺然突然清醒过来,想也不想地就用上了心上人曾手把手交自己的绝技——过肩摔。也许,是刺激太大的缘故。谁还没有个从前?无论是什么样的。

晨练的时间到了,邻居的门咔咔作响,一个时髦的老太太带着三只时髦的狗鱼贯而出。相比躺在地上的戴医生,孤零零落在门边的面包更吸引狗狗们的注意,争着上前查看。老太太喝住僭越的狗狗,俯身观察对门的医生,正对上戴天友好的笑容:“刘阿姨,早上好!”

“你这是?”

“不小心摔了交,气得我都不想起来了。”

“你看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耍小孩脾气,改天我跟你妈说。”

赶在狗狗之前把面包抢在手里,戴天嚣张地呲呲牙,冲进电梯。

人太多,带着狗狗挤不进去的刘阿姨,犹在那儿愣神儿:“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关于她的感觉,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毕竟让一个老年人去理解穿越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最能体现她心情的恰恰是用穿越来解释最为合适,简单地说就是,她好似穿回了十几年前,见到了少年的戴天。

给戴天当完盾牌的叶恺然回到自己家,喝着牛奶平息刚才的事件带给他的冲击。那个场景,亲密依偎的画面,是他曾经幻想了多久的期待?如今却不知他幻想中的另一个主人公身在何处。大学校园跟以前相比,从外面看没什么变化,他在外头踟躇良久,终究是没有进去。父母因为丧子之痛,远走异国,据父亲的同事讲要三年后才能回来。在这个世上,在这个城市里,他是真的寂寞了。

电话铃声急促想起,“喂,”知道这个号码的不出十个人,电话那头是郑絮,她今天有个面试,可思涵因为好几天没有见到爸爸在耍脾气,不肯去幼儿园。

“我马上去接他。”这个责任他不想背,可是狠不下心来。

先前还哭得一塌糊涂的叶思涵见到爸爸,马上眉开眼笑,张着手让抱。看得叶恺然心里一阵难受。

把孩子抱起来,叶恺然对郑絮说:“今天就别上幼儿园了,看看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受虐待了呢。反正我也没事,我带他吧。”

叶思涵一闻此言,“噢、噢”地欢呼,挣着身子要叶恺然快走,惟恐郑絮不同意。

郑絮心里也好受不到哪儿去,点头应允,开始收拾自己面试的行头。

之前的叶恺然有辆不错的车,现在的叶恺然显然还没有碰过方向盘,所以他很大方地把车送给了郑絮,都忘了问张瑞那是不是公司的财产。

良好的生活习惯促使叶恺然牵着儿子的小手去等公车,打从娘胎里就没挤过公车的叶思涵见此情景十分的好奇。

我国人民的素质大多都还是很好的,叶恺然刚抱着叶思涵上了车,就有几位乘客给让座,有两位还是穿着尖跟高跟鞋的女孩子。叶恺然道谢之后坐在位子上,打量适才两位的鞋跟,开始赞叹她们舍己为人的精神,跟跳芭蕾似的在公车上站着要比他抱个孩子辛苦多了吧?

叶思涵兴奋地左瞅瞅又看看,拉着他老爹的手说:“爸爸,这个好,大,高,咱也买一个吧。”

叶恺然第一时间就抓住了这孩子发言的精髓,他是在夸赞公交车空间的广博,可凭他的本事不大可能实现孩子的愿望了。

一个急刹车,车子进站。叶思涵看着那些快要摞到一起的人们感觉十分的好玩,眼睛睁得老大。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三四个学生样的女孩儿提着个龙猫笼子上了车,几个人笑笑闹闹的在逗那只龙猫。

“爸爸,我也想要。”叶思涵发现今天对他老爹撒娇很管用,再接再厉,搂着叶恺然的脖子开始磨蹭。

“乖,那是老鼠,偷粮食吃的,咱不养那玩意儿。”叶恺然有个和多啦A梦一样的毛病,就是怕老鼠。扫了一眼,尽管品种不尽相同,他也不敢再看了。买个放家里?他宁愿养个戴医生。

这么想着突然觉得眼睛已经不难受了,看来那家伙还不至于太过胡来。

尽管他声音不大,公车里人也很多,但不巧的是他的说话时正好赶上某个寂点,就是大家恰在那个时刻都没出声。

几个女生生气归生气,但大庭广众之下还得保持淑女气质。

其中有个出挑的,没能够忍住,拿手逗着龙猫说道:“哎哟,我刚知道你原来就是那人人喊打的老鼠啊,早知道找猫抓一只就好了,白花那么多钱。还是大叔有见识啊,我们这些人眼睛是白长了。”

叶恺然当然知道这东西不是偷油的那个品种,刚才那么说不过是打掉叶思涵的念头,此刻听到别人的奚落,脸上实在不好看。要是个男的,他也就不客气地应战了,可偏偏是个女的,他可没那个脸,跟小女生置气。

一路默念着“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公车总算到了站。看见小区门口有个卖兔子的,他家的“小人”不肯走了,哭着喊着要兔子,要不就买只猫回去抓老鼠。叶恺然被折腾地头大,一气之下,四只全买了。

花开两朵,表完受气的小叶,再来说下戴医生。

戴医生的一天是忙碌而又惬意的一天,做个小手术、查查房、调戏调戏新来的小男生,抽个空再想想早晨的事。

叶恺然当时的反应他完全没想到,他也是被逼急了冒险利用了下病人。关于他的性向,张瑞和叶恺然都是知道的,因为他曾在大学的时候追过前者。张瑞当时的反应还算不伤人自尊,但张瑞的好兄弟叶恺然就不一样了,看他的眼神跟看臭虫似的,多次阻挠他和张瑞见面。不得不承认,他作弄叶恺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年的旧帐。

这失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戴天在心里感叹,叶恺然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过,这样的叶恺然可有意思多了。原来的那个,偶尔见面奉送个礼貌的微笑,也只是礼节而已。

吃完饭,洗好澡,戴大医生终于想起来早晨叶恺然通红的眼睛,决定下楼去瞧瞧他造下的孽。

按了半天门铃,叶恺然才来开门。看着他浑身的水渍,戴天表达出充分的不理解。

“水龙头坏了?”

正说着,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孩子的大笑声。叶恺然顾不得打发戴天,赶紧往回跑。

一听动静,戴天就知道是叶思涵在这儿呢,跟着叶恺然来到卫生间,就见他喘着粗气静立无语。

浴缸里,叶思涵揪着两只兔子在学游泳!

叶恺然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就趁着他出去开门的空当,他家儿子从笼子里拽出两只小兔子给放到了浴缸里。兔子要是会游泳,他都可以去外太空了。

手忙脚乱地抢救下兔子,有一只就快交代了。从医多年的戴医生只好临时充当下兽医的角色,挽救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生灵。

小孩子见事态严重,知道了害怕。叶恺然拿浴巾包住他,他都不敢去看他老爹。

折腾了一天的叶思涵在戴着金边眼镜叔叔的保证下安然如梦,叶恺然看着满地的狼藉有苦无处诉。

“有没想起点什么?”

叶恺然拖着地,戴天悠闲地踱在他身后做日常检查,眼睛没什么问题了,关键还在记忆。

叶恺然这个恨啊,你就不能帮把手吗?别的不说,掉在地上的两个靠垫给捡起来放在沙发上总行吧?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都半个多月了。赶明天我给你去咨询一下有没有什么刺激疗法。”戴医生说得很关切,好玩的事情他从来不想错过。

收拾完客厅,叶恺然想着草草整理一下卫生间就算了,他今天累得不轻。通过一整天的实践,他算是搞清楚了,看孩子绝对是力气活儿。

没什么事可干的戴天在客厅里这儿走走那儿转转,思索哪些会是叶恺然愿意答言的话题。走到厨房,眼前一亮,桌上放着半个贴着保鲜膜的西瓜。一摸兜,东西没带,今天换了新睡衣给忘了。试了下搁在一旁的水果刀,还算锋利,刷刷刷,西瓜被分成薄厚相同的十六份。放在托盘里,戴医生大声说道:“叶副总,累了半天了,吃点西瓜吧。”

那半个西瓜本来就是叶恺然打算睡觉前吃掉的,这才没有放到冰箱,但现在,他没有心情了。

戴天举着托盘出来,原指望和叶恺然一笑泯恩仇,可为何对方的神情如此的愤怒呢?顺着叶恺然的目光看下去,地面上,44码的黑色脚印遍布纵横。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7:32 , Processed in 0.116494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