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改行做爸爸

2016-1-9 15: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34|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今天魏誉很不爽,从没逃过课的他唯一一次没去,就撞在了枪口上。室友短信通知他也白搭,因为他当时正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至于打球的结果就更让人火了,他今天根本不在状态。 好吧,我承认,魏誉在心里说,其 ...
无标题文档

按照戴天一贯的行事原则,昔日的仇人自动送上门,他若是不调戏简直对不起天地良心。可十分不巧的是,他要到医院值班,因此他只能无限遗憾地瞪视把自己裹成蚕蛹状酣眠的叶恺然几眼,然后甩上门郁闷地去上班。

辛苦一天归来,戴医生巡视客厅,没有人影,再次惋惜错过了良好时机。进到卧室里换衣服,床上的某物让他不禁啼笑皆非:叶恺然正在他的床上舒展着身体,睡得香甜。

戴天举起拳头比划几下,眼角余光扫到被踢到地上的被子,抄起来捂在叶恺然的脑袋上。脑海中闪现潘金莲把武大郎闷死的画面,感觉不是太良好。

不一会儿,呼吸困难的叶恺然就在被子里挣扎,戴医生忙了一天不想再在家里给自己揽业务,遂撤去力道,撩开被子。

叶恺然腾的坐起,大口喘气,大声骂人:“好歹你也是个医生,受过国家的高等教育,怎么心肠如此的歹毒?”

“呵呵,看来是睡足了,骂人骂得很有精神嘛。我能不能问一声,您不回家,却跑到我的床上来却是为何呢?”戴天说着,挑了挑眉毛,眼神暧昧,“莫非,叶副总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吗?”

想起自己的处境,叶恺然敛去嚣张的气焰,可他好歹一大小伙子,被大叔这么明目张胆的调戏,如何能甘心。

“水仙的寿命据说可是很短的,戴医生还是别太自恋了好。”

戴医生扯扯嘴角,“多谢叶副总关心,再问您一句,难道您家的床坏了?”

“我昨晚出来的急,钥匙忘带了。”谁会把钥匙放睡衣里啊?叶恺然在心里高呼。

“那,你是打算?”

“张瑞那儿还有一把备用的,他今天休息,我不好意思打扰,明天他上班,我再去拿钥匙。那个,今天晚上,还得麻烦你。”反正已经丢人了,再多丢一点,也不过五十步和一百步的距离。何况,在这个人面前,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形象可言。

你倒是不客气,戴天笑问:“既然如此,那叶副总能不能说说昨晚为什么跑到我家来呢?”

叶恺然支吾:“那个……”看恐怖片给吓得,这个秘密还是我自己保守着吧。

僵持,对峙,直到送餐的来敲门。

“好香啊!”叶恺然这句话说的绝对实心实意,他都快饿死了。

戴天接过餐盒放在茶几上,“不好意思,我只叫了一人份。”

戴医生去卫生间洗手,饭菜的香味挑战着叶恺然的神经,五十秒的时间他迅速做出决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了饭盒就跑。

“你给我开门!”整个房子里只有戴天卧室的门是从里反锁的,可想而之,叶恺然带着打劫的晚餐躲在里面。

敲打半天,门里没有一点回应,戴天暗骂自己引狼入室,算不得他大意,若不是亲眼见到,他都不信叶恺然会做出这番举动来。

对了,戴天叹口气,我怎么还能以以前的叶恺然来猜度他呢?要是以前的那个叶恺然就算饿死也不会跟自己低头啊。看来周医生的观察很正确,这个人现在的心智绝对不到三十岁,居然做出这么跌份儿的事来。

其实叶恺然不是故意不理戴天,只是顾不得。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饥荒年代,饿久了的灾民连人肉都敢吃,可见饥饿对人体的控制度有多么的大。叶恺然从昨晚到现在几乎没吃过东西,他睡到晚上不是因为困而是给饿得。戴医生的屋子他翻了好几遍,可由于前天周医生刚做完大扫除把那些堆积的过期食品处理掉了,因此叶恺然找到的东西连塞牙缝都不够,还难吃的要命。这个懒惰的赛过外星人的戴天,家里是一点原材料也没有。叫外卖?哪来的钱啊?在别人家翻钱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求援?叶恺然照了照镜子,还是决定自己这个样子戴天一人看见就好了。

关于叶恺然吃饭的速度我们不用怀疑,属于大学男生平均靠上水平。在别人面前还会有所顾忌,现在把自己锁在房里自然是放开了吃,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不到十分钟,解决完毕。

“吃饱了?”戴天凝视干净地可以马上回收利用的餐盒,说不吃惊那是假的。

“要是你不介意,我还想再吃点。”

叶恺然说的淡定,可内心里又何尝平静,在他生命中的第二个旅程中,他深刻体会到“破罐子破摔”这五个字的精妙含义。

正所谓世事难料,戴家老两口自搬离老宅之后少有回来的时候,原因我们已有提及。今天去拜访老友见对方儿女皆绕膝前,羡慕之余不免想念自家很少回来的孩子。戴月的学校太远,戴爸爸于是提议说:“咱们去瞧瞧老大吧。”

听到敲门声,戴医生挥挥右手,眼不离电视。没人动,戴医生看看左右,叶恺然不知哪里去了。

“姓叶的!”

叶恺然从卧室里探出头,“干吗?”

“去开门。”

“哦。”叶恺然心道,你自己离得那么近却非叫我去开,真是没有一点待客之道。可吃人嘴短,他不得不从。

老两口激动着心情,期待门打开的瞬间儿子看到他们会和自己一样的激动。

“请问,您二位找谁?”开门的青年男子问道。

“我……”戴妈妈看着对方身上的睡衣,无言以对。火热的心刹那间冰冷,心里怨死了她家老头子。

戴爸爸心里一阵翻腾,血气上涌:天意啊天意,怎么就这么巧赶上了!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快进来!”

戴天心里纳闷,爸妈许久不曾过来,今天这是为何?

“妈,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吗?”戴妈妈的脸色很难看,戴医生一眼就瞧了出来,扶着老太太坐在沙发上,一使颜色,叶恺然乖乖地去倒水沏茶。

“没事,我们就是想来看看你,你说你这孩子不叫你就不知道回家。”说着无意地往叶恺然投去一瞥,神情说不出地愤懑幽怨。

叶恺然端来茶水,礼貌地呈给两老,戴妈妈看一眼,赌气似的没有接。叶恺然莫明其妙,心说戴天性格奇怪原来是遗传的。好在戴爸爸接过去和蔼一笑:“别忙了,小伙子,坐吧。”

“对了,妈,爸,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学同学叶恺然。”虽然他们二人相识已久,但由于积怨甚深,戴天从没在父母面前提起过。

戴妈妈心里再一次颤抖,大学同学,已经这么些年了吗?怪不得多么漂亮能干的女孩都不乐意,惘我还整天地给你打听谁家有好姑娘。

“叔叔好,阿姨好。”叶恺然挤出个笑容,看别人父慈母爱的,他有些心酸。

平时古道热肠的戴妈妈敷衍的笑笑,假的连叶恺然都不如。

戴爸爸到底是见过世面的,拍着叶恺然的肩膀说:“小伙子,看起来就不错,在哪里工作啊?”

“哦,我在……”

“爸,他和张瑞是一起创业的。”戴天插言,聪明如他到这个时候再看不出其中的奥妙那就说不过去了。

老爷子点点头,人才,儿子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老太太愈加的委屈,这么些年连提都不提,藏的真严实,怪不得周末也不回家,娶了媳妇忘了娘啊!更让她有苦说不出的是,还是个男媳妇。她好想顿足捶胸大哭一场。

戴医生冲叶恺然招招手,“到屋里去,我有事和爸妈说。”

“哦。”小叶同志不加多想进卧室去,人家一家子说话,他这个外人碍什么事啊?

看他这么听话,戴妈妈的心情稍稍好些,至少,自己儿子不是被管的那个。

“妈,我下星期不值班,咱们出去玩两天吧,叫上月月和祁昊。”老太太这个样子该哄哄了。

戴妈妈起先以为他要对自己摊牌,吓得呼吸都快停了,听他这么说,赶忙答应,惟恐把话题转到那个上面去。

后面的话题一直围绕着“去哪里”“怎么去”进行,戴天以从未有过的耐心提着各种意见,老太太心不在焉的应着,老爷子望着紧闭的卧室门,心里打鼓:不要他们走了这俩小的闹起来才好。

时间不早,老人家要回去了。戴天坚持要自己开车送,叶恺然继续吃人嘴短地伺候递衣裳,看在两老眼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不提两老到家彻夜难眠,且说戴医生故意顺着父母的理解给了他们足够的暗示,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些年了,他真的不想再隔三差五地相亲了,很累。今天虽然是误会,但相似的情景迟早会出现,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让父母接受,以后就不用再为这件事烦心了。只可怜无辜的叶恺然再次无端的遭人诅咒,自己还浑然不觉。

戴医生心事满腹的进门来,抬眼瞧见叶某人正热火朝天在他屋里打地铺,笑脸明媚:“回来啦?”

戴天是真的被他搞糊涂了,外面不是有沙发?

“外边的沙发太窄了,睡的不舒服。”叶恺然说出早就想好的借口,实际上呢?他是不想再看一晚上电视了,要不然明早哪还有精力去“实习”。

心里叫嚣着“把他赶出去”,对上对方灿烂的笑容却又没治,何况刚刚把人家彻彻底底的利用了一把,多少有些歉意,戴医生索性听之任之。

大清早,不到闹钟时间,戴天就听得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勉强睁开眼,看得大好春光一片。

叶恺然全神贯注地换着衣服,丝毫没有察觉背后的一双狼眼。

戴天趴在枕头上欣赏美人穿衣,“右边的衣柜里还有几件,你要不要全试试?”

被抓了现行,叶恺然有些赧然:“不好意思,忘了跟你说,跟你借身衣服去公司。这一身就不错,不用再试了。呵呵。”

戴天摸着自己的下巴:“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眼光的。”

叶恺然很满意对方的夸奖,但谦虚是必要的:“衣服是你买的,当然是你眼光好。”

戴天皮笑肉不笑:“我衣橱里那么多衣服,你独独挑了件最贵的,还是你比较有眼光。”

……

都快走出门去,戴天忽然记起周医生的叮嘱,她家女儿的吐毛膏。

“快点行不行啊?”叶恺然扒着门框催人,他想搭戴医生不顺路的顺风车。

戴天拿着只剩半盒的吐毛膏,想不出问题的答案。

“哦,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又忘了跟你说,前天我实在是饿,没经过你同意就把它吃了,我再给你买盒新的吧。”叶恺然跑过来,诚心道歉,似乎这东西挺贵重。

“你吃了?”戴天一字一顿,不可置信。

叶恺然点头,“嗯,说实话,不是一般难吃啊,你的口味还真奇怪。”

对方没反应,叶恺然晃晃他胳膊,“哎,你怎么不说话了?想什么呢?”一点吃的而已,不至于吧。

戴医生眼神飘渺:“我在想,你会吐点什么东西出来。”

职场新人叶恺然第一天入职实习带来了不小的风暴。公司职工知道这位副总因为车祸(张瑞的说辞)请了这些日子的假,上次叶恺然来找张瑞的时候,底下人还在议论叶副总明明看起来没事了,怎么还不回来上班。今天才知道,原来他们的二老板失忆了。失忆这档子事虽然在电视剧里出现的频率比孕妇生儿子的概率还要高,但现实中能够见识的就寥寥无几了。因此,各个部门的大姑娘小伙子都趁着喝水、影印的机会多瞅他两眼,几个以前跟他说得上话的中层还受人委托来和他套话。

公司里的气氛活跃异常,张瑞跟夫人感慨:“恺然回来即使不能干多少活儿,至少给公司带来了活力啊!”

叶恺然打算在每个部门都轮换一遍,张瑞都安排了相应的人教他。他的起点比那些光影印材料收发传真就干上一年半年的新人高了不知多少,叶恺然清楚自己沾了前身的光,学得更加用心。

五点的时候要去幼儿园接思涵,张瑞提醒叶恺然提前下班,“行了,你快接我那侄子去吧。”

叶恺然接过备用的钥匙,有些难为情的张手:“借两块钱。”

郑絮是下午的时候走的,没有特意制造离别场面,那只怕给孩子带来更多的不安。思涵很久没有在周末以外的日子跟爸爸在一起过,因此很是兴奋。叶恺然起初还担心他会因为郑絮的离开耍脾气,后来看他和兔子们玩得开心,长出了一口气。

戴天看不过眼去:“真是没良心啊,你妈妈出远门了,你不想吗?”

思涵瞪眼:“妈妈说了,周末就回来看我。”

戴天忍不住笑:“跟爸爸好还是跟妈妈好?”

思涵歪着头想想:“一块儿才好。”说着眼圈就红了。

叶恺然赶紧把孩子抱走,用玩具转移他的注意力。回来忍不住踢戴天一脚:“你老大不小的人了,没事逗孩子干吗?惟恐天下不乱。”

戴医生不满:“哎,我说你这是对待恩人应有的态度吗?”

叶恺然有理有据:“你有恩的是我,不是我儿子,我刚才是为我儿子报仇。”

戴医生笑:“那你打算怎么报恩?要不,以身相许?”

叶恺然又是一脚,“不许当着我儿子胡说八道!”

小孩子扬起小脑袋茫然地看看他俩,“爸爸,你在和叔叔打架吗?”

“不是,爸爸和叔叔闹着玩儿呢。”转过头放低声音:“饭也吃完了,你还赖着不走干吗?”

“啧啧”戴医生撇嘴,“忘恩负义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吧,不知是谁在别人家一待就是一天两晚上?”

“可我那是无处可去,难不成你家的钥匙也锁里边了?”

戴医生挪了挪身子,拿了遥控器在手里,电视里撕心裂肺的琼瑶腔让叶恺然脊背生寒。

“这个好看,”思涵冲过来,抱着他爸的大腿:“妈妈爱看这个。”

扛着思涵到屋里,陪着他玩了一会儿,洗澡上床,叶恺然照着书念到第三个故事,小孩就美美的睡着了。

今晚有儿子陪着就不用害怕了,叶恺然在小孩脸上香了一下,蹑手蹑脚地下床。

电视开着,观众不见了。戴医生的学习能力向来强,叶恺然在别人家到处乱转的本领他已深得其真髓。

房子是两室一厅的,和戴天家的布局一样,一间卧室一间书房。

叶恺然暗道声不好,待他走进书房,戴医生正盯着电脑屏幕笑得阴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5:48 , Processed in 0.112953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