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原创同志小说:遗忘曲线

2016-1-7 21: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84| 评论: 0

摘要: 01课堂答疑那晚,正好赶上平安夜,学生们着急出去过节,任我敲黑板拍讲台,还是叽叽喳喳闹作一团。这时候,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腾的跳上了课桌。他高高站在桌上,什么也不说,只拿手朝我一指,整个教室就安静了。大 ...
无标题文档

04说来也巧,我似乎和“9”不合。1989年,我小学二年级,住了大半年医院的爷爷,终于没熬过这年的春天。接着,我父亲去哈佛,又是一去不回。一年后,再露面,他住酒店,是为了永远留在那边才来成都。

我的1999年,在北班的电话声里正式开始。开学后,托北班的福,不定期和女生宿舍联谊,成为我们的新节目。但半个学期过去了,也没见北班对哪个女生特别好。倒是我,因为活动的中心是北班,又有官相他们一起,也开始谈笑风生。

我还清楚记得,那天下午只我和北班有课。我午觉起晚了,急冲冲赶到教室,才发现忘了拿作业,只得再回宿舍。在宿舍楼前,我遇到破鞋,他们几个正要出去踢球。破鞋说,门没关,官相在呢。我推门进去,宿舍却没人。我边叫官相,边找作业,听见官相从厕所出来,就回头看他。官相没穿衣服。其实,我没有看清。可能是气氛不对吧,还可能是因为,因为我幼稚的把身体和不洁联系在了一起。总之,我没来由的扭头就跑,一口气跑到了家属区,才想起我还有课。

接下来几天,我都在等官相问我跑什么,好趁机塞给他一个解释。可官相就是不张嘴。这时,北班在一次球赛中左腿骨折。这个大事件,立即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我们赶到校医院时,北班刚好被推出来。他欠起身子,老远就指着我们大声嚷嚷,他妈妈的,你怎么才来呀……你们太过分了!

医生让北班回宿舍静养。甘叔叔在第二天上午赶来,便着手找屋子。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接北班去家里住,母亲把她的办公室收拾了出来。母亲的办公室在学校以前的外招楼里,是笨重的苏式建筑,冬暖夏凉,有八零年代的老式装修和独立卫生间。母亲和我一起,把办公桌移到窗下,再把弹簧沙发放倒,就是床了。吃饭时间,我骑自行车回家,汤水饭菜往车把手上一挂,滴水不漏的带过去。母亲也尽心尽力,光是汤就花样百出,大骨藕汤、牛筋萝卜、番茄排骨,吃得我们像在过节。

来看北班的人,从我们几个,迅速蔓延到同学,老乡 ,以及不认识的外系女生。他们一拨接一拨的来,来了总要玩上大半天或者整个晚上,男生还跑卫生间冲凉。北班小声抱怨,这是来看我的吗?第二天,又有人敲门,他就按住了我。

装“不在”,成为这年夏天,我和北班的专属游戏。我下课过去,或者出门买报纸零食,进进出出,都神秘兮兮的。如果遇上顽强的人物,敲不开门也守着不走,我们在里面蹑手蹑脚,紧张对视,简直要笑破肚皮。

北班经过敷药、理疗,躺了一个多月,终于能下床活动,但是他非常抗拒拐杖,非要靠在我背上活动。他的手臂紧紧搂住我脖子,他扭头说话的时候,呼出来的热气全跑进了我耳朵。这样的时候,我心里总会闪过那个背影,站在阳台,明亮的太阳落在身上,心里说不清的滋味。

可惜,这一个月的愉快相处,没能延续下去。暑假,北班邀我去他家。我满心期待答应下来,结果,却是不欢而散。到北京那天是北班的生日,来了他很多中学同学。他们一坐下来,就开始高谈阔论,新西兰的交通罚款,或者德国大街的鸟屎。我完全不能插嘴,也没人理睬。吃蛋糕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女生,跑来往我脸上抹奶油。我本能的推开她,但力气大得有点失礼。我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道歉,还是被她骂了句神经病。第二天在西单逛商场,我随手拿起一个书包,我没有买的意思,甚至连觉得它好看都不是。那个女生趁机嘲笑我老土,我也根本没有往心里去,毕竟都记得头一天的过失。北班却火了,非要买下那个书包。争执的最后,我坚持自己给钱,才发现它要600多元。在那时的我看来,这就是天价。我是硬着头皮买的,我也承认我为此气恼,但我着急回家,不是因为这个。

那晚吃饭的时候,我提出要走。甘叔叔见留不住我,要打电话订机票。我才说,我已经在小区的订票点买了火车票。北班,当时我不是没有发现你的脸色难看,你可能以为,我是故意和你们作对吧。但我不过是想省点钱,而且,我的家教从来是不向他人伸手,尤其,当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北班为我准备的北京之行,因为我的别扭,草草收场。在西站的电动扶梯上,他突然扭头看我,眼里满是不解和气恼。他说,你就这么离不开成都,你是不是有病呀!我沉默。上火车前,他终于狠擂了我几拳,那是真擂。他说,你走吧你走吧,你怎么还不走!说完,他转身跑掉。

我以为等开学后,事情就会过去,但是这次没有。北班提前返校,悄悄搬到了外面住。破鞋去他那玩回来,把北班的屋子夸了又夸。第二天在教室,我笑嘻嘻凑北班跟前,给他形容破鞋的样子。北班不带表情的说:关你屁事。

再后来,我零碎听到北班的一些事,其中最大的传言,是和谈顺顺同居。果然,有天在回家的路上,我遇见他俩从一栋家属楼里出来。北班搂住谈顺顺肩膀,在我面前站定。我竟然冲他们笑了。走过去后,我自己都为我的表现感到不解。而我对北班曾有过的生疏感,也再次来临。我再一次意识到,我们是两路人,不论性格还是家庭,实在做不了朋友,那就算了吧。

本科毕业的时候,北班回来吃散伙饭。那天晚上,我被谈顺顺狠骂了一通。她说,你怎么这么不像男人!可我真正听进心里的,是多年前的一件小事。在1999年的春节,北班的父母分居了。不难想见,那年暑假,北班为了让我安心玩好,费了多少口舌,才把他父母劝到一块。

1999年,大二上学期,课程繁多,我和北班每天都在一起上课,现在回想起来,好象再没碰见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7:07 , Processed in 0.105030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