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原创同志小说:遗忘曲线

2016-1-7 21: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77| 评论: 0

摘要: 01课堂答疑那晚,正好赶上平安夜,学生们着急出去过节,任我敲黑板拍讲台,还是叽叽喳喳闹作一团。这时候,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腾的跳上了课桌。他高高站在桌上,什么也不说,只拿手朝我一指,整个教室就安静了。大 ...
无标题文档

05官相的酒吧,在2000年初开业的时候,是很小的一间。除去吧台,只能勉强放上五张小桌。第二年,他挣了些钱,租下隔壁的店面,把墙打通,才不再那么局促。学校南门繁荣起来后,他贷下一笔款,移师过去,整了个300平米的大规模。我们同学聚会,每次都是去他的酒吧碰头。在宝石蓝的灯光里,听着黄大炜的歌,总有人感叹时间的迅速。

大二上学期期末,官相因为请人替考英语4级,被学校开除。虽然有我们辅导员到处求情,我母亲也找过一些关系,也只是保留了成绩。结果下来后,我们出去喝了个烂醉。回来宿舍,大家都激动得有点过头,起劲的帮着官相骂学校。

正闹着,已经快一个学期没和我说过话的北班,突然嚷道,我要非礼伟哥!说完,他把我往墙上一推,嘴就贴到了我的脸上。我晕忽忽靠在那里,觉得他的脸很热,嘴很软,贴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我一动不动。终于,北班说话了,他说,他妈妈的,竟然不反抗,太没意思了。说完,他放开我,其他人哈哈大笑。我心里暖和得想哭,北班,我们终于和好了!

我劝官相回家复读,尽快考回学校。他却在两个星期后,拿着北班借给他的五千元钱,开了酒吧。在十二中旁边的小小店面里,官相没有请人,全靠我们和几个要好的女生帮忙。

那阵子,因为遭遇困境,大家变得喜欢谈论未来。其他人都说得很热闹,只有我和北班不怎么发言。比起长远的规划,我更倾向于做好手上的事。北班为什么不参与,我不清楚。只记得每次聊天的时候,他总一个人呆在吧台里放歌,并且常常都是那首:“开,往城市边缘开,把车窗都摇下来,用速度换一点痛快,孤单,被热闹的夜赶出来……”

有一次,北班突然问我,伟哥打算一直呆在成都吧。北班的问题,叫我一愣。我没想过要一辈子呆在成都,但我也从没想过,我会去别的什么地方生活。这晚,我们的问答,引发了大家关于成都的讨论。北班又沉默了。

春节临近时,官相决定休业。大家都忙着订票回家,只北班没有要走的意思。去车站送官相那晚,在回来的路上,北班旧事重提,问我真不打算去别的地方,不论工作还是考研,都要一直呆在成都,跟咱妈在一块?

别的我不敢说,但不离开母亲,绝对是我的坚持。于是,我给了北班肯定的回答。在34路双层巴士的上层,我们坐在第一排,橘黄色的路灯,水一样的从北班身上淌过。他静静吸完一只烟,把烟头拧灭在挡风玻璃上。

因为我告诉母亲,北班要留在成都过年,她赶紧又按北班的口味准备了菜。除夕头一天,我打北班手机,他关机,去他的租屋,也没人开门。直到第二天,还是联系不上他。我赶紧往他家打电话,不料接电话的就是他。我直接挂掉电话。北班也没再打来。

开学后,迟迟不见北班回学校。过了好一阵,有人看见北班在校友录的留言,谜底才总算揭晓。北班去了日本。起初,我还没来由的不信,直到见了班级相册里,他在日光山谷,叉着腰,笑得灿烂的相片,才不得不承认,北班,他真的不回来了。

2002年6月,我们大学毕业。这时候,官相的酒吧刚刚搬到学校南门,我和老大保送本校研究生算是留了下来,但其他几个都把工作找到了外地。拍毕业照那天早上,我正在阳台漱口,电话响了。我伸手接起来,口齿不清的喂了一声,立即惊喜得大叫:北班!他竟然不声不响回来了。这惊喜,叫我忘乎所以,迫不及待问他在哪,我们马上去找他。

北班说不急,晚上再联系。他这态度,叫我们都有点吃味,边骂他不是东西,边打电话通知官相,准备晚上的聚会。我正要出门,又接到母亲的电话,笑着让我回家。我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兴冲冲的跑回家,一推门,北班坐在沙发上,正俯着身子啃西瓜呢。

两年不见,北班成熟不少,已经是个大人样了。我给他一拳,说你怎么变样了。他立即还击,说你怎么一点都没变。

这天上午,北班消灭了足足十斤西瓜。他抱怨,日本水果太贵,这次回来一定要吃够本。他已经得知,我是读敦煌学的研。北班兴奋的说,你知道,最好的敦煌学在日本,而且最强的研究所就在我们学校,你来不来?很多人都是边学语言边上学,没问题的,有我罩着你啊。

吃中饭的时候,北班又拿出这事问我母亲。母亲显然动了心,也跟着说某某老师好象认识那边的一个教授,当即就要打电话。我赶紧打断他们,我对北班说,你放心,以后写论文,我会经常麻烦你找资料的。

吃过饭,我拉北班去拍毕业照。他就和我一起出门,但是刚到楼下,他就变了卦。那晚,我们原计划是去官相的酒吧。我提议先去“久久久”吃饭。我说,北班爱吃那里的糖醋里脊。我说这话的时候,北班正和破鞋他们闹着。他一边说笑,一边回头看我。他说,伟哥,这你也记得,你不会是暗恋我吧。

按照北班的安排,除了宿舍几个人,我们没有通知其他同学。他打算第二天再去学校。可是,我们刚点好菜,谈顺顺就领着一帮人冲了进来。北班被他们拖去官相的酒吧,狠狠灌了一气。整个晚上,他都没怎么和我们沾边。我们计划好的叙旧,也就泡了汤。只记得其间,大概有人说到日本,北班远远站起来,指着我说,日本好个屁,人家伟哥就不屑去。

散场的时候,老大要拉北班回宿舍。北班硬辞不过,才说明,还有人在酒店等他。大家自然不放过北班,嚷着要去闹洞房,好在被谈顺顺拦住了。她说,你们急什么,我先去灭了那个贱人!趁大家起哄,她拉起我和北班就走。

我们穿过人行道,走到公车站,我才发现谈顺顺没有跟来,而我们两个站在这里,又是怎么回事?北班摸出烟,怎么也找不到火机。我赶紧说,我去买。北班拉住我,他拉住我说,怎么样,去不去我那里看看?

我莫名其妙,有大祸临头的恐慌。我说,我等明天和他们一起去。北班就松开我,继续掏口袋,总算摸出了火机。点上烟,他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看着车子消失在灯火稀落的大街,我知道,他明天不会来了。

第二天,北班在机场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我晓得你固执,但是你为什么非要这样……说完,他沉默,我也沉默。我听见广播用中英文轮番催人上路,听见旅客行色匆匆。然后,北班挂了电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5:52 , Processed in 0.114052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