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原创同志小说:遗忘曲线

2016-1-7 21: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85| 评论: 0

摘要: 01课堂答疑那晚,正好赶上平安夜,学生们着急出去过节,任我敲黑板拍讲台,还是叽叽喳喳闹作一团。这时候,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腾的跳上了课桌。他高高站在桌上,什么也不说,只拿手朝我一指,整个教室就安静了。大 ...
无标题文档

07其实,我不是地道的成都人。我父亲家是正红旗三甲下的一支,直到我的曾祖辈才展转迁入成都,落户在天府广场的老皇城。有年春节,我们全家去望江公园喝茶,我爷爷还煞有其事,指着公园门口的石狮子,说那是从当年的皇城口搬来的。我母亲在贵阳的一间孤儿院长大,她的父母是谁,哪里人,无从得知。她和我父亲,搭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末班车,在川东乡下认识。好运气的,他们又赶上了恢复高考。1978年的秋天,他们在成都安家。

所以,算起来,我和成都的渊源,不过二十多年。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哪个城市,可以像成都这样与我可感可知了。夏天在大慈寺听川剧,如何向爷爷讨一角钱去买两块蒸蒸糕吃,是我童年的全部期待。小学二年级时,我们捐零花钱修建的未来号天桥,不久前还矗立在体育中心。父亲离开后,我吃过苦,流过泪,终于长大成人,这一切全在成都。我能毫不脸红的说,我热爱这个城市。

我对家、对母亲的过分依赖,是北班和谈顺顺他们无法体验,也无从了解的。可我忘不了小学的时候,我总被班上两个同学欺负。他们抢走我的书包,得意扬扬,是这么对我说的,有本事叫你爸爸来打我们呀,可惜他不要你了。谈顺顺偷偷把这事告诉了我母亲。母亲去找他们理论。也不知道是他们中间的谁,用指甲在她的手腕上掐了一排血印。那是我哭得最伤心的一次,躲在厕所,不敢出声的哭。我的小学,是在屈辱里毕业的。即使现在,我能笑着回忆这些事,仍不能忽略那时无望的悲哀。

我没有父亲,我和母亲就真的是相依为命啊。北班,请原谅那年我在北京的别扭。你父母高挂在客厅的合照,还有你们一家,其乐融融坐餐桌前,你母亲挨个给我们夹菜、盛汤,这情景叫我实在太想念我自己的母亲,想念我的家了。而在我所有想念,和不离开的背后,还有过我的一个坚守。我要留在成都,一动不动的,等着那个人回来,让他看看,没有他,我和妈妈也生活得很好!

2003年,母亲在美国讲学。有一次,在电话上,她突然话题一转,她说,前天,我和你爸爸见过面,他过得并不好,他让我对你说声对不起……电话两头刻意保持着的平静,叫我突然发现,我已经这么大了,已经懂得欣慰,和接受人生所有的不完美。我们不都是这样快乐又难过的长大的吗。感谢时间,它带给我们种种的不快,又不动声色的帮助我们把它们统统丢弃。由此,我们慢慢变得通透,开始看清世界,也看清了自己。

在24岁这年,我终于步父母的后尘,站到了讲台上。这个决定是我始料未及的,也是水到渠成的。得到留校的消息后,官相和谈顺顺高兴得为我欢呼。在研究生一再扩招的今天,我们想去专科院校任教,都得千里挑一,更何况是留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它偏偏落到了我的头上。我自己也是在这一刻,才醍醐灌顶般的发现,其实,我所谓的理想人生,并不在某个远处,也不需要一份更高级的学历来实现。我真正想要的,只是留在成都,留在学校,陪在母亲身旁,安静的看看书,上上课,仅此而已。这样的选择或许是平庸了一点。但是,像北班那样,先去留学,然后入职某个大公司,享用眼下最先行、最讲究品质的生活。那是不适合我的,更是我能力所不及的。我根本就是一个恋家的人,我做不到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开花结果。对此,我起初也没有知觉。直到我为了采稿,不分日夜流浪在北京陌生的街头。每次看到居民楼上突然亮起灯的窗户,那份油然而生的孤独感,才叫我发现了自己的软弱。这时候,我多么希望有谁,能用成都话问我一句“吃饭没得”啊。

我的第一堂课,排在国庆节后的一个下午。站在讲台,听到突然响起的上课铃,我拿着讲义的手,竟止不住的抖了起来。我尴尬得要命,完全意想不到的是,台下响起了掌声。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喝彩,它来自我的学生,因为他们的包容和善解。当我吐一口长气,讲出我教师生涯的第一句,我就知道了,这是我的位置。

是的,我从没想过要一辈子呆在成都,但有时生活并不需要我们的思考与安排。它把许多事情,一步一步,悄悄铺到我们脚下,让我们去走。我们走着走着,就有了各自的轨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7:09 , Processed in 0.106485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