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原创同志小说:遗忘曲线

2016-1-7 21: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72| 评论: 0

摘要: 01课堂答疑那晚,正好赶上平安夜,学生们着急出去过节,任我敲黑板拍讲台,还是叽叽喳喳闹作一团。这时候,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腾的跳上了课桌。他高高站在桌上,什么也不说,只拿手朝我一指,整个教室就安静了。大 ...
无标题文档


02算起来,北班在学校的时间并不长。他念到大二上期,就退学去了日本。其后,他回来学校两次,也都是行色匆匆。可偏偏是他,最得大家欢心。记得2000年寒假开学,他迟迟没来报到。过了好一阵,还是他自己在校友录留言,我们才晓得,他去了日本。一时间,骂他崇洋媚外,又依依话别的留言充斥校友录。尤其我们男生,更是民情激越,强烈谴责了他的不辞而别。

可是,在刚入学的时候,北班曾遭到男生的集体排挤。记得在班级见面会上,他的自我介绍是这样说的:我,甘以文,北京人,我很多同学都问我是不是疯了,跑到四川去!北班这样说话,自然惹人反感。何况,他还逃避军训,走关系进基地班,简直是劣迹斑斑,嚣张至极。所以,一开始,男生都不喜欢他,在背后数落他是“北京疯人”。

其实,北班的语文和英语都很好,母亲找出他的卷子来看,他基地班资格考试的成绩,如果认真算分,总能排进前十。北班并没有走关系。不过,他不喜欢四川是事实。北班的中学,是海淀区一所很著名的私立学校。他的同学,再不济也都留在了北京。北班的理想是去日本学经济管理,结果,被他父亲送来成都学中文。因为这,当我们在军训场军歌嘹亮的时候,北班悄悄跑回北京,和家里大吵了一场。他是被甘叔叔押回学校的。因为老大的不乐意,北班变得爱发牢骚,总对我抱怨,食堂的米饭如何叫人肚子痛,教室的天花板摇摇欲坠,宿舍更是臭气熏天,而北京是多么多么好。老实说,我们那八人间的宿舍,我刚住进去时,也觉得没地方落脚。但是,北班的抱怨也太多、太直接了,叫大家都误会了他,以为他是个狂妄自大的人。

我对北班也是有看法的,但我都自行消化掉了。记得在双流机场,甘叔叔过安检的时候,一直显得很不耐烦的北班,突然垫起脚,留恋的朝他爸爸消失的地方张望。然后,他毅然而然的,带头大步往外走。等我和母亲追到大厅,竟看不见他了。我们赶紧分头去找,当我隔着一扇玻璃门,看到他叉着挺直的腰,等在那里的背影,我突然觉得有什么温柔的东西,从身上脱落。

这个北班,这个叫我领略到缘分二字含义的少年,在1998年的秋天,我曾幻想要充当他的保护人。因为这私心,我对北班表现得很随和,甚至有一点讨好,很长一段时间都疲于在他和宿舍同学中间周旋,玩着把打来的开水推到北班身上这一类的小把戏。不过,我似乎想都没想过,要请北班去家里住。至于为什么不,我也说不清,只是没来由的觉得,这个家只属于我和母亲,要它接纳一个外人,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母亲也很少叫北班来家里吃饭,通常是周末,请他去吃学校旁边的小饭馆。北班很喜欢吃南门一家叫“久久久”的饭馆。本科毕业时,北班回来聚会,我们还特意去这家馆子吃饭。

那天晚上,也不晓得是谁走漏了消息,我们还没动筷,又杀进来一帮人,有男有女,把北班拉起来就是一顿狠揍。那一刻,我坐在旁边,看着大伙疯疯癫癫,涨红的脸,真心实意为北班感到高兴。我想起大一的时候,在一教前的凉椅上,北班郑重其事告诉我,他要拿某人“开刀”的那个夜晚。他说的那个同学,很帅气,听说在学校也有点关系,是当时对北班比较有意见的男生。我心想,他是受了委屈,瞎说几句来发泄的吧。可是没几天,我就在宿舍楼前,撞见他们两个,刚踢完球的样子,正端着脸盆去澡堂。北班冲我笑,又在背后冲我做胜利的手势,可我好象并不怎么高兴。

那以后,男生对北班的态度,迅速起了变化。虽说是十七八岁的小孩,但男生之间,是很善于在球场这样的地方,看出一个人的为人的。何况,接触多了,任谁再不服气,也不得不承认,北班的综合素质就是好。他总能很好的协调社会工作和学习,并且两样事情,他都做得极出色,又极轻松。用官相的话说,和北班在一起,心里特踏实。可其实,北班是我们年级年龄最小的男生。至于女生那边,北班的人气更是高到不行。新生足球赛,根本不消通知,场场都有女生捧场。决赛那天,她们组织足球宝贝上阵,看得对打的物理系目瞪口呆,给大家挣足了面子。

唯独我觉得这些热闹很没意思。常常都是这样,人越多的地方,我越感到无聊。今年夏天,老大结婚,我们在官相酒吧开单身派对,官相还在说,我是个貌似随和,内心坚硬的人。我听到这话,吓一大跳,非要他举证。他就说大一的时候,经常看见我把拆过的信,随手丢进垃圾桶。我辩解,那些信都是不太要好的朋友写的。这话被官相抓住痛脚。他问我,那谁才是你要好的朋友,除了北班,你还有几个朋友?官相只是玩笑话,但我自己晓得,我确实有点别扭,渴望友谊又过分挑剔,这便是我常常感到孤独的原因吧。

我和北班的争吵,来得很突然。那晚我们宿舍去吃烧烤,也不晓得是怎么个由头,北班说了句成都真脏的话。我腾的火了。我说,那你滚回北京去!可能大家还以为我在开玩笑呢,我已经调头走掉。

我一连在家住了几天,上课时间也躲在图书馆,直到母亲开口问我搞什么鬼,才硬着头皮回宿舍。那天下午,大家都上课了,只有北班在睡觉。我轻轻推门进去,在他床前踩凳子上床找东西。突然,北班伸手拉住我的腿,很小声的说,这两天我感冒了,心里很想你。

北班给我的印象,一直是很要强很骄傲的,从见第一面,他帮了我的忙,却根本不屑我的感谢,我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那次争吵,也许都算不上吵,可我知道,我叫北班难堪了。我很不安,连课都不敢上,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实在没有想到,北班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傻乎乎站凳子上,装忙了好一阵,还是开不了口道歉,只好敷衍的低头冲北班笑笑。我说,谁叫你说我们成都不好。

在这晚的卧谈会上,我被大家狠狠调侃了一番。北班慷慨的给我们每人发一袋瓜子。我舒服的躺着,把头搁在床栏杆上,嗑瓜子,说说笑笑,真有点劫后余生的感叹。

难得的是,几天后,北班借口请我吃饭,直截了当问我,是不是因为他和其他同学处好了,觉得他冷落了我?

在食堂二楼,我包着满嘴的饭,脸唰的红了。我从来没有和一个同年人,这样坦率的说话。我难为情极了。北班却不放过我。他说,你晓得吗,我为什么要和其他人搞好关系?因为我们是生活在社会里面的,我们必须和人打交道。你这样是不行的,你不能只和我好,只和官相他们几个来往,你必须学会和人相处,哪怕是你不喜欢的人。

北班的话,说得我只有点头的份。我惊叹,这个比我小好几个月的人,竟能洞悉我的内心。我不免感到自卑,但自卑过后,还感到一丝隐痛。我得承认北班的话都在理,也都是为我好,可我不想认同。我突然对北班产生了强烈的生疏感。这感觉叫我心痛的意识到,我们是两路人,不管我们有多要好,始终会有些一东西,无法交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5:22 , Processed in 0.107834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