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原创同志小说:遗忘曲线

2016-1-7 21: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81| 评论: 0

摘要: 01课堂答疑那晚,正好赶上平安夜,学生们着急出去过节,任我敲黑板拍讲台,还是叽叽喳喳闹作一团。这时候,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腾的跳上了课桌。他高高站在桌上,什么也不说,只拿手朝我一指,整个教室就安静了。大 ...
无标题文档

06那晚,在公车站,谈顺顺一再质问我,为什么?见我不开腔,她激动的一路嚷了下去。她咄咄逼人的气势,叫我惭愧。我怎么就不能爽快些,坦白些!可我只是不尴不尬的呆站着。最后,谈顺顺无可奈何的笑了,她说,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要他一直对你这么好?

我凭什么?我没有想过要北班对我好,但不管怎样,北班想把我拉到他的世界里去,这份热情是叫人留恋的。甚至于,因为有这份热情,面对什么都那样出色的北班,我才不至于感到紧张。我不晓得别人的情况,反正在父亲离开后,我是变得敏感了。和北班做朋友,我唯一能强过他的,就只有这点坚持,不是吗。谈顺顺的话,叫我第一次警觉到自己的卑微。

读研后,我给北班写过一些邮件。前面的他都没有回信,后来回复了,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附了黄大炜的那首老歌给我。这下又轮到我不回信了。就这样,北班游离了我们的世界,偶尔进校友录看看,他也是久未登陆过。

研一结束时,谈顺顺因为导师出国,调到我导师门下。这变动,迅速引发了师母对我俩百折不挠的撮合。每回被师母逼问得混不过去了,谈顺顺总高呼全凭师母做主,然后拿我的窘样取乐。其中有一次,谈顺顺一边和师母逗嘴,一边捅我的腰,小声道,她再这样,我就使绝招,把我们和北班的私情供出来。

我本能的想抵赖,明明是你和他的私情……但我没能开口。有些事,是我对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都不愿意,或者说是不敢承认的。可是,面对谈顺顺,面对这个什么都了然于心,又细致周全的我一辈子的好朋友,再要可笑的伪装下去,就是可耻了。

我常想,谈顺顺对我,真是一个很重要很特别的存在。说来惭愧,父亲去美国后,是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充当我的保护人。只要有同学拿我父亲说事,她总追得他们满校园跑。虽然是小孩的小打小闹,可给了我实实在在的温暖。要说我对北班意识到什么,也是从他把手搁在谈顺顺的肩膀开始的。我笑着从他们旁边离开,是负气的,也是心悦诚服的,因为谈顺顺值得有这样一个男孩陪伴。这心情,我相信我不说,谈顺顺也知道。只是后来,北班这个名字,虽然常被谈顺顺提起,但那不像是爱。同样的,谈顺顺也未必那么理解我对北班的想念。我们把北班当作一则笑谈,至于背后的疑问,都默契的各自隐去了。

毕业前夕,母亲重提去日本读博的事。我的专业很冷门,最好的出路不外是读博。可供选择的博士点,最近的也在北京。反正是出去,如果能考取日本权威的研究所,自然再好不过了。可我心里很茫然,第一次有了不知该何去何从的迷糊。

官相不支持我再读书,谈顺顺和老大也都决定就业。谈顺顺说,就业形势一年不如一年,当然是早工作的好。我听了他们的七嘴八舌,忍不住散了些求职信出去。很快,就有北京一间报社通知我去实习。接到电话,我很是振奋,还特意去官相那里庆祝了一番,才意气风发的北上。可这次实习,我只坚持了不到一个月时间。起初,是对工作无所适从的慌乱,等稍微上手了,又开始怀疑这份工作的意义。这是我想要的吗?我犹豫再三,决定回成都考博。

临走那天,我和甘叔叔联系了一下。他们家搬到了南郊的别墅区。甘叔叔隆重其事,和甘阿姨一起来接我去家里玩。好笑的是,我在成都呆惯了,完全不能适应北京的大,以为留两三个小时跑一趟总归是充裕的。结果,车子开了一个小时还不见停,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说我要去机场了。

北班的新家,我没能参观到。不过,能看见坐在前排的甘叔叔和甘阿姨,也算不枉此行了。在机场,甘阿姨去给我买特产那会,甘叔叔突然对我说,你一定要好好孝敬你母亲,她真是不容易啊……我点点头,然后踏上归程。只是,这一路上,我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关于母亲,也关于北班,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啊。

年尾的一天,谈顺顺约我去听索尼的宣讲会。我赶到时,会场早已人满为患。我打谈顺顺手机,才在一个角落看到她。可是周围太挤了,我过不去。我冲她嚷了句,算了我先走了,就往外撤。刚要走到会场门口的时候,我听见身后的喧闹嘎然而止,宣讲会开始了。一个年轻人在我们的注视下,款款走上了讲台。他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逐一介绍到场的公司要员。他的西装笔挺,他的举止是那么的好看,从容。

北班,见到这样的你,我真是由衷的高兴!

我得承认,一直以来,北班的各种优越处,同样刺痛着我。归根结底,男人之间,总不是那么容易服气谁的。但是此刻,当我傻站在距离北班不过三米的角落,见证着他的得意,心里除了高兴,只是自豪,再没有任何不快的感觉。我是在什么时候获得这份坦然的,我自己也是刚刚发现。

北班捏我肩膀,嘲笑我十年如一日。我低头看看自己松垮的体恤,不免也自嘲的笑了。在我有限的经历里,叫我啧啧称奇的几次偶遇,都是北班带来的。在1998年的火锅店,在2002年夏天的清晨,在2004年11月20日的此时此刻。

这晚,我再次被这欢喜冲昏了头脑。在“久久久”的饭桌前,我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把去日本读博的事情说给了北班。北班先是一愣,很怀疑的瞄我一眼,然后拳头就上来了。他说,你骗我的吧,你要是敢骗我……我哈哈傻乐,根本没有想过,北班的玩笑话还会有成真的可能。可是没多久,我阴差阳错,得到了一个留校的机会。打电话告诉北班消息,北班只淡淡的说,这样最好了,你终于可以留在成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6:21 , Processed in 0.106246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