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改行做爸爸

2016-1-9 15: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58|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今天魏誉很不爽,从没逃过课的他唯一一次没去,就撞在了枪口上。室友短信通知他也白搭,因为他当时正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至于打球的结果就更让人火了,他今天根本不在状态。 好吧,我承认,魏誉在心里说,其 ...
无标题文档


回到正题之前诸位请想像某天晚上叶恺然被吓得肝胆俱破夺路而逃,此种情状之下要让他再看眼那个画面恐怕比什么都困难,所以呢,他哪还顾得上关机。

关于播放器,有些是不循环播放的,这也罢了。不幸的是,小叶同志使用的是那种你不管它,它就会一直一直地反复播放的品种,直接后果就是机子开再长时间也不会待机。

很荣幸地,戴医生在推门而入的刹那就捕捉到了电脑屏幕的关键,一组阴森恐怖的画面在无声中进行。旁边,耳机散落,椅子倒地。

结合前天晚上自己目击的部分,戴医生不难猜出事情的因果缘由,所以他笑了,笑得很开心。

好了,下面我们从小叶同志进门的那个瞬间讲起。

看着戴天诡异的笑容,叶恺然知道自己这回人丢的连二百步都不止了。哎呀呀,我怎么就把这个给忘了?都是小孩惹的祸,只顾着思涵,把这回事早忘到脑袋后边去了。

戴医生还在笑:“我以前只知道你爱看色情片,没想到你还钟爱恐怖片。”

叶恺然咳两声,料理一下思路:“换下口味,期待新的惊喜。”这姓叶的爱好果然和本质唇齿相依,那点短暂人生逃不离色情二字,如果他也穿了,祝福他可以穿个牛郎实现毕生的理想。

戴医生修长的手指指向屏幕,“你要想看好的,真不该挑这一部,第二部要比这个精彩的多,据说曾有人被吓得半夜跳楼。你要是想看,我可以免费友情提供。另外,我还有一箱子类似的片子,都是经典。”

果然变态的人爱好也变态,从这点而言,他和自己的前身倒一致得和谐。

叶恺然不着痕迹地把目光从屏幕上收回,收拾被自己弄乱的物品。

“是吗?那我有空再看吧。这一部是很无趣,我看了半截就困得不得了,竟然忘了关机。还好没让思涵看到,吓到孩子就不好了。”

“是啊,”戴医生附和道,“这种片子是不能被小孩看到。哪天郑絮回来看他,你上我那儿看吧,家庭影院的效果更逼真。”

诅咒你这辈子没人要!这个死大叔!叶恺然心里激愤,脸上还得笑着:“再说吧,这些天挺忙的,哪里有时间?”

“说的也是,你一个大男人带孩子肯定不容易。张瑞都说了让我关照着你们父子点,要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千万别客气。我会常常下来看看。”

心地善良的戴医生不再难为他径自回去看电视,叶恺然松口气,闭着眼去关显示器。可怜的小电在辛苦奔腾了两昼夜之后,被无情地硬关机。

他二人每日胡搅蛮缠我们暂且不细表,只说这一日戴家大家长来访。

叶恺然正忙着做表格,手机响了。这个号码,知道的人不多;知道的多的那个,已经被他人道毁灭。

来到楼下的餐厅,叶恺然礼貌问候戴爸爸:“叔叔,您找我有事?”

老爷子慈祥地笑:“小叶啊,这个周末有空不?”

“?”

老爷子说:“我们全家出去玩儿,想叫上你。”

叶恺然更不解了,你们一家子出去玩叫我作甚啊?我和戴天的交情还没到这地步吧?即使要叫,也应该是张瑞啊,还有那个周医生。

老爷子接着说:“你阿姨她有点老固执,心地是好的,过些日子她也就想通了。”

叶恺然眨眨眼,不懂。

老爷子再说:“你一定要来,我们可全都等着你。”

叶恺然说:“叔叔,真的很抱歉,我得照顾儿子。”

老爷子脸色一变:“你有儿子?”

“是啊,四岁了。”尽管是别人留下的,叶恺然说起来却是很自豪。

老爷子叹息一声,心道,我那可怜的儿子啊,这些年难为你怎么过得。

“那孩子的妈妈?”

想来戴天是没跟他爸妈提起过,叶恺然坦然道:“我和他妈妈分开了。”

老爷子点点头,这还差不多,就是那孩子妈忒可怜了些,不过自家儿子也强不到哪里去啊!

“那要不你带上孩子一起来?”迟早都是一家人,有个孩子还能活跃气氛。

“孩子的妈妈去了外地学习,周六回来看他。真是抱歉了。”

“哦,”老人沉思片刻,说:“那到时我们再联系,看能不能把孩子先托别人照看一下?”

“嗯,好的。”叶恺然实在不懂戴爸爸为何坚持让自己随行,但老人家如此热情,自己也不能太不给面子不是?

叶恺然糊里糊涂回去继续工作,戴爸爸思绪万千地回家来。

戴妈妈情绪低迷了好几天,知道老伴去做什么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当爹的是在为他好吗?等他被人嫌被人骂,你就满意了?”

老爷子脸一沉:“妇道人家,懂什么?”

老太太含着眼泪坐在一边,我这不是为儿子好?越想越委屈,“这么多年了,他要是能改也等不到现在了。你当你是为他好,可你看,自从你不断的给他介绍姑娘相亲,他有哪次是自动自发的回趟家的?你是不是想逼得他再也不进家门?”

老爷子说着心里也开始难受,难道他不想抱孙子吗?可他更不想失去儿子。他老了,没有别的指望,只盼着着儿女幸福,一家子和和乐乐。这几年他看了不少书,尽管不愿承认,可内心里知道,那不是病,治不了;更不是业余爱好、生活习惯,改不了。

“咱们自己也有女儿,每次看你给他介绍姑娘,说实话,我都心虚啊。你说这人会不会有报应?咱们要是把人家女儿给糟践了,我真担心会报应到月月身上。”

其实,每次儿子把那些姑娘推脱掉,他都从心里松口气。

老太太抹着眼泪,这些问题被老伴一说,她也明白。以前的时候她是故意没有往深处想,总希望找见一个能让儿子收心的女孩子,那天见了叶恺然是知道儿子的心彻底收不回来了。

毋庸置疑,思涵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可叶恺然也只是个大二的学生,生理上已成年,心理上对父母却还依赖颇深。他对思涵的感情出自自身对孩子的喜欢和对思涵的怜悯,这种感情并不足以支撑他像别的真正的父亲那样完全有耐心的照顾孩子(况且就是亲生父亲也未必有足够的耐心来哄孩子)。

叶恺然比思涵还要期盼郑絮的回归,他已经快被思涵折腾的精疲力竭,小家伙不止一次把他规整好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

过度的疲累经常会产生难以预见的后果。小叶同志搭地铁去接思涵,车上人不少,座位当然没有。庆幸的是他正好站在车门位置,第一个上车,占据有利地形靠在了另一侧车门上。靠着靠着,眼睛渐渐地就闭上了,然后身子顺着门往地板上滑,都快坐地上的时候才猛地醒了,一睁眼,无数热切的眼神都在关注着他,再听广播,坐过站了。

坐过了就再坐回去呗,叶恺然毅然换车。

缘份二字是很难料的,老天既让叶恺然坐过了站,自有它的一番道理。

“哟,这不是思涵爸爸?”

说实话,叶恺然十分想装没听见,这位周医生看人时候的眼光比戴天还要令人毛骨悚然。可此女的声音不是一般的大,她周围的人都往自己这边看过来了。

“呵呵,是周医生啊。你们医院下班挺早的哈。”

“哪儿啊,我是昨晚值夜班,今天歇班呢。你这是?”

“我去接孩子。”话不投机半句多,叶恺然深有体会。

“去接思涵啊?那我跟你一块儿去吧,怪想他的,他的脸没事了吧?”

对方的好意无法拒绝,叶恺然心里叫苦,“没事了,那几条印儿已经消了。”

远远看到叶恺然,思涵飞奔过来,“爸爸,你今天怎么来晚了?”

老师跟上来,笑着说:“叶思涵今天的表现很棒,算术题全做对了。”

思涵美美地在他爸脸上蹭蹭,等待夸奖;那老师看到后边的周医生,暧昧的投递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

等那老师走出老远,周医生才明白她什么意思,气得她想冲回去打人:我有那么老,像给人家当后妈的?下午才有人说她像在校大学生。这还不算,就叶恺然这样的气质,怎么看也更适合男的吧。这人的眼睛算是白长了!

“姐姐,你也来啦?”思涵跟他老爸亲热完,总算看到了旁边横眉立目的老大姐。

“嗯,”小孩子一叫,周医生立马把刚才的事抛到了一边,“思涵好聪明啊!”

跟随着父子俩到家,周医生给戴天打个电话,叫他回来集合,开始陪思涵与四只长势良好的兔子做游戏。

“你戴叔叔常过来吗?”周医生发挥所长,从小孩子的嘴里套话。

“嗯,他老来蹭饭吃。”思涵像模像样的回答。

周医生一愣,笑出来:“蹭饭?什么叫蹭饭?”几天不见,这孩子词汇量见长。

思涵挠挠头,“是爸爸这么说的。”模样煞是可爱。

周医生摸摸小孩的脸,果然不见什么痕迹了。“那爸爸给你们做什么好吃的啦?”

“爸爸就做过一回,都是买的,”小家伙的声音软软的,慢慢的,“爸爸说,要是戴叔叔嫌不好吃,他就会吃我的兔子。所以我们以后要把门锁好了,不让他进来。姐姐,戴叔叔真有那么坏吗?”小孩子的成长果然是最见成效,这是周医生头次听到他说这么长的句子。

“谁说我坏呢?”戴天狰狞的脸出现在眼前,“好啊,我今天就要把兔子给吃了。”说着伸手就去抓。吓得思涵一面用力推他掩护兔子逃走,一面大声呼救:“爸爸,爸爸,大恶人来啦,他要吃我的兔子!”

叶恺然拎着菜刀出现,思涵倍受鼓舞,就差喊“爸爸冲”了。

“谁放你进来的?”

“求人不如靠己。”戴医生亮了亮手里的钥匙,笑得从容。

叶恺然看看旁边的周医生,骂人的话没有说出口。难怪从张瑞那儿拿来的备用钥匙找不到了。

张夫人上午的时候提醒叶恺然为了小孩的健康不要总叫外卖吃,叶恺然接受建议,打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何况他能力有限,怎么好意思拿以前的薪水?吃老本的他现在是能省则省。

菜板上土豆棒黄瓜条罗列参差,周医生看不下去,把叶恺然哄出厨房,卷起袖子操刀上阵。

“看不出来,周医生还挺能干的。”大小三个男人堆在门口,观察加评判。

“那是,我们周医生曾经的理想可是成为一代贤妻良母。”知情者戴医生暴料。

“曾经?”叶恺然成功捕捉到句子中的关键。

“是啊,因为给她动力的人已然不在,所以她放弃了。”戴医生继续暴料。

“死了?”叶恺然心有戚戚焉。

“没有,活蹦乱跳的呢。”

叶恺然白他一眼,“原来她爱上个兔子。”

“嗯?”戴天稍顿一下,点头:“这么说,也对。”

1,2,3,叶恺然豁然领悟后轰然倒塌。

小思涵闻言在戴天腿边挤出去,怕怕的去藏他的兔子。

人不留客天留客,刚吃完饭,外面突然雨疏风骤。天气预报里说,明天还有大雨。

“爸爸,怎么办?妈妈回不来了。”思涵急得快哭了。

安慰儿子几句,叶恺然给郑絮打电话,被告知明天照原计划回来,思涵这才眉开眼笑,到屋里翻找这几天在幼儿园的成果,准备明天给妈妈看。

戴天想到安排好的自助游要泡汤了,不免有些闷闷不乐。

“这样的天,你们家就没法去旅游了吧?”叶恺然也想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那天晚上可是把他赶到卧室去了,难道这家伙偷听人说话?

“我怎么知道?你爸告诉我的啊,还让我跟着一起去呢,你不知道吗?”

戴医生无语,心中百味陈杂。

周医生嗅出不同寻常的意味,离近叶恺然:“你和老爷子挺熟啊!”

叶恺然耸肩:“不会啊,那天在他家是头回见面。”指着戴天。

“天不早了,我回去了。”戴天抬脚走人。

周医生眼神闪烁,起身跟上,都忘了跟思涵打招呼。

叶恺然瞧瞧墙上的表:八点刚过。斥一声“有病”,进屋伺候儿子。

出游受阻没有能够阻挡戴爸爸邀请叶恺然的决心。

从郑絮家里出来,叶恺然考虑着是做公车省钱还是打车省事,一辆免费班车停在身旁。

戴天奉老父之命来接叶恺然,从来做什么都胸有成竹的他现在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他隐约记得那次过肩摔让自己疼了好几天。

“你这是带我去哪儿?”不是回家的路啊。

“我家,我父母家。”

“啊?为什么要去你家?”我和你们家人又不是很熟。叶恺然搞不懂自己这两天怎么总和他家人牵扯在一起。

说不说呢到底?戴天就在挣扎中把车开到了自家楼下,再在挣扎中走进了家门。

“小叶来了,快请进。”

戴爸爸殷勤的态度让叶恺然受宠若惊,拘束的模样很符合他目前担当的角色。

老太太不太情愿地从厨房出来,小声地说句:“来了,坐吧。”

戴天安慰似的去挽着老太太坐在另一边,整个气氛,看在叶恺然眼里是那么的诡异。

回想那天晚上,自己没做什么对不住老太太的事吧?为何她的目光如此的苦大仇深?叶恺然思索良久,推断不出原因。好像,老太太从那天晚上就不爽他了。可那之前,他们不是没见过吗?

“孩子有人照看?”戴爸爸打破僵局。

戴妈妈听的心里一酸,凭什么他有儿子,小天就不能有?

“啊,我把他送到他妈妈那里了。”叶恺然移视戴天,这是怎么回事,你也该给点提示吧?

“爸,你要是想见思涵,我改天带他过来。”戴天是对着老爸说,眼睛却看着叶恺然,神色极其温柔,目光极其专注,小叶同志不争气的脸红了。

老爷子假装没看见,“听小天说,你父母身体都很好啊?”

“嗯,”叶恺然收回心神,在心里把自己鄙视了一百遍,“都挺好的,时常帮着大哥家里干活儿。”老大据说开了个什么厂子。

门铃作响,戴天去开门,戴月一下子扑到他身上,“你这个坏哥哥,那么多事都瞒着我……”

戴天赶紧捂住她的嘴,“下着雨跑哪儿去了?”

“还不是为了你,冒雨去买菜,喏,”往后一努嘴,祁昊两手里都是蔬菜水果。

戴天接过东西放进厨房,就听见妹妹在客厅里扎扎呼呼,“你就是恺然哥吧?哎,你怎么一直看着祁昊?你们认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7:14 , Processed in 0.115871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