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boyspa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topboyspas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改行做爸爸

2016-1-9 15: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48|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今天魏誉很不爽,从没逃过课的他唯一一次没去,就撞在了枪口上。室友短信通知他也白搭,因为他当时正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至于打球的结果就更让人火了,他今天根本不在状态。 好吧,我承认,魏誉在心里说,其 ...
无标题文档

上一回我们正说到叶恺然等陪着思涵逛动物园,小孩看完猴子看狐狸,东走西跑乐不可支;大人闻完臭味闻骚味,左拼右挤苦不堪言。

抽个空,周医生拿胳膊撞下戴医生,“没想到你会跟着来这种地方,你俩是越来越如漆似胶了。”

戴医生说:“要是没有你,我也就不跟进来了。”动物园是孩子走失的高发地,叶恺然这个大孩子照顾那个小的本来就吃力,何况再来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他还真不放心。

走累了,看累了,思涵张着手让戴叔叔背。问其原因,答曰:“爸爸抱我这么久了;姐姐是女的。”

无奈,戴医生只得从之,却听那小孩犹在叨叨:“爸爸说,你吃了我家那么多饭,背背我也是应该的。”

深吸口气,戴天对自己说:这是俩孩子。

“哎,小天哪!”一道华丽的女中音破空而来,戴医生的内心里有个小人儿在捶地。

大步走来的女性大概有四十几岁的年纪,一看就是精力旺盛的典型,后边跟着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

“三姨啊,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这位表姨是戴天最畏惧的,自家女儿正在读大学,凡事不用她操心,她那过剩的精力无处宣泄,为人做媒成了最大的嗜好。戴天以前所见的女孩子中,有将近一半都是经由这位阿姨之手。戴月曾笑言这位表姨若是生在古代,绝对有做老鸨的潜质,遭到戴妈妈严厉痛斥。那个时候,她还把自己的孙子梦想寄托在这位表妹身上。

三表姨向他示意身后,“你姨夫的侄子侄女来市里玩儿,我带他们逛逛。”说着,伸手就要抱思涵,“这是谁家的孩子啊?长得这么俊!”

思涵见状紧扣在他戴叔叔的脖子上,誓死不交出领土主权。

戴天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宝贝,你轻点。”把思涵从背后拽过来,抱好了,跟三姨解释:“这孩子怕生,您别介意。”

“没事。这孩子真招人喜欢,几岁啦?”三表姨不放弃的去摸思涵的脸,周医生看得妒火中烧,没看到人家孩子不喜欢你么?

顺着思涵求救的视线三表姨总算看到旁边还有俩大活人,“这两位?”

今天是个好日子,风日晴和人意好。戴家老两口在家稍嫌寂寞,开门便迎来亲朋众多。“儿媳妇”和表妹撞在一起的场面多少有些出乎老人家的意料,戴妈妈不担心这个直肠子的表妹会看出什么,就怕她说错话替儿子得罪叶恺然。

午饭在动物园简单对付过了,戴天从戴月房里拿出老妈储备的零食打发那几个孩子。思涵在一边看着眼馋,戴妈妈不落忍,叫儿子别忘了这个最小的。

思涵立刻对这位奶奶好感升级,如果她愿意,不介意叫她阿姨。零食吃多了不好,郑絮曾多次叮嘱,这次没等叶恺然开口,小家伙就抢着说:“我只吃一点。”乖巧的模样更得两位老人家的心了。

“小天啊,你可要向你这朋友学着点了,把孩子教得这么听话,将来咱家孩子也这样就好了。”三表姨哪壶不开提哪壶。

两位老人家神色黯然,叶恺然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悄悄对思涵说:“把这苹果给奶奶拿过去。”

小孩抱着个大苹果送到戴妈妈跟前,老人家一把连孩子搂在怀里,“在奶奶的心里啊,你就是咱们家的孩子啦!小叶啊,你哪天没事多带着他过来玩儿玩儿。”

心酸得戴天都想去偷个孩子回来了,幸好只是瞬间心思,不会导致犯罪。

“别人家的再好还是人家的啊!”三表姨火上浇油,“自己赶紧结婚生个是正经。表姐,我昨天新认识了个姑娘,正打算跟你说呢。小天明天有空不?见个面吧。”

叶恺然幸灾乐祸地歪起了嘴角,戴爸爸心道不好,小叶同志闹别扭了。

“他三姨,小雪什么时候回来啊?从开学就没回来过呢吧?”

“可不是?这帮孩子就是没良心,大一的时候想家回来的勤快,现在在学校待熟了,就把我们扔一边了,连个电话也不打。哪像月月在本市,可以常常回来。”三表姨喝口水:“明天在哪儿见面啊?”

“不好意思啊三姨,明天我加班。”戴天深刻体会表妹考到外地去的迫切心情。

“嗯,要不就今天晚上?我打个电话试试。”

叶恺然的笑意更深,密切注意他表情变化的戴爸爸不安亦加深,这可如何是好?

“三姨,我看还是算了吧。那几个孩子轻易不来,三姨夫又忙得脱不开身,你要再不管他们,回头叫老家的亲戚抱怨,三姨夫心里也不痛快不是?”戴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这倒也是,可我就怕‘错过这个村没这个店’了啊,这姑娘条件不是一般好,盯着她的人好多哪。”三表姨想到将要搁浅的计划不由遗憾万分,转头看到静静坐在那里的周医生:“小周啊,有男朋友了吗?”

在人前一贯秉承淑女风范的周医生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没有。”

三表姨即刻容光再发:“那你谈朋友有什么要求啊?我认识不少年轻的小伙子。”

周医生想想:“也没什么,就是人好,比我学历再高点就行了。”

“你是本科?”

“不是,我本硕博八年连读。”

三表姨终于知道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这么闲话到快天黑,戴妈妈起身到厨房准备晚饭,周医生跟进去帮忙。三表姨故意落在后头,借机跟戴天询问“博士后的学历是不是比博士高”。思涵看爸爸与戴爷爷下象棋都快趴在棋盘上。

周医生吃过晚饭去值夜班,戴天亲自送去。等他回来,家里的客人只剩下叶恺然父子,小孩还是睡了的,想也知道是父母有意而为之,不让他们走。

玩了一天,思涵很快丁不住。戴妈妈说,晚上风大别把孩子吹病了,你们就住这吧。叶恺然应了,把思涵放到戴天房间里。

“在想什么呢?”怕吵醒思涵,戴天说得很小声。

叶恺然从床上站起来:“在你回来之前,我构思了103种死法,你选一种吧。”

“什么事这么严重?”戴天边说边后退,到厅里就安全了。年轻人容易冲动,自己要防患于未然。

“你真当我是傻的么,大叔?”想当年上学的时候他可是连第二都很少考。

“别跟我叫大叔,用这样一张脸。”离成功仅一步之遥。

遗憾的是这一步终是没迈出去,伴随着“扑通”一声的应该是某人的惨叫,被叶恺然扼杀在其嘴里。

第二天一早,医院恶铃催命,有急诊要戴医生去处理。戴天步履不稳、精神欠佳的出门加班,怀疑昨天的谎言被老天听到了,报应来的好快。

戴妈妈瞧得心里晃悠悠的,儿子招回来的不是“媳妇”吗?难道变成了女婿?

戴爸爸忧心方向不同:看来这俩人果真为了相亲的事打起来了,也好,打过了,这一篇就算揭过去了。哪有不吵架的夫妻呢?

叶恺然的精神也不大好,眼角还有点青,老两口只好装作没看到,眼睛只往叶恺然下巴以下看。

抱着思涵从戴家出来,叶恺然心里有些憋屈,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那两个被欺骗中的老人。戴天这该死的,出手够狠的,眼睛都被他打青了。不过他也没讨到便宜就是了,自己踢他那一脚够他难受几天的。

“爸爸,你的头发好长呀。”思涵睡好吃饱了,精神头上来,开始蹂躏他爸爸一头的秀发。

叶恺然心里不顺,恰逢此时受到儿子点拨,遂产生了断发明志的念头。

怀着无比的壮志雄心推开第一家理发店的门,服务生礼貌地说:“先生,我们这里排队的人很多,您可以逛两个小时再来。”

在进第二家店前,叶恺然特意先往里看了一眼,坐着的没几个。却不料他刚进去,那些坐着的一齐站了起来,叶恺然发现除他以外,所有人的服饰都有共通之处。“先生,您理发?”收钱的小弟用一种极为饥渴的眼神看着他,叶恺然本能的否定:“不,我来应聘,不过看来您这不需要了。”他转身出去,听到后方集体大叹气。

“爸爸,你还会剪头发啊?”

“呃,”撒谎不应该当着小孩子的,“不是,爸爸有点想学,以后就可以给思涵剪头发了,可那家店里没有客人,所以爸爸觉得肯定他们剪的不好,所以不跟他们学了。”

“那爸爸你可以跟戴叔叔学啊?”

“他会剪?他跟你说的?”这个无良的大叔又忽悠儿子什么了?

“戴叔叔前几天给小灰剪毛了,剪完以后,大灰、二灰、小小灰都比以前喜欢他了。戴叔叔说这是因为小灰的发型变好看了。”

这个无耻的!叶恺然腹诽戴天许久,赫然发现前边有家规模宏大的理发店,这个店的连锁店在他旧日的学校旁边也有,那里留下了他陪着祈昊剪头发的美好回忆。怀着复杂的心情往前走,还没到跟前,就见一女子破门而出:“我不活了,你们竟然把我留了五年的头发弄成这样!”后边齐刷刷跟出来一队工作人员,拉的拉劝的劝。很快围拢了一众看热闹的人,对着女子勘比榴莲的发型啧啧称叹。

叶恺然心想下次再剪发之前一定要先查查黄历,看看是否有写“不宜理发”。这个急坏了的孩子啊,都忘了黄历古来有之,那时候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何来剪发一说。

昨晚折腾半天,两人都没睡好,比戴天幸运的是叶恺然可以回家补上。吃过午饭洗了澡换上新洗的睡衣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叶恺然对思涵说:“咱俩来比赛,先睡着的有奖品。”

很快的,叶恺然沉入梦乡,把思涵急得了不得,刚想摇醒他,忽然想起来:反正爸爸又不知道先睡着的是他,我不承认就是了。想着想着小孩也开始了他的午睡。

像往常那样,戴医生先回家换了衣服,怀揣着众多宝贝下楼来。未免主人麻烦,他坚持自己带钥匙开锁。

思涵睡醒了午觉,跑出来和兔子玩。见到戴天进来,伸食指在唇前做个噤声的动作,小小声地说:“爸爸还没醒呢。”

他倒会享受,戴医生既困且累,心理极为不平衡。(至于为什么他都这样还不在家歇着,我们就不知道了。)

看戴叔叔的眼睛老往爸爸那屋飘,思涵想起一件事情,诚心的恳求:“戴叔叔,爸爸今天想剪头发的,可是人好多他没有排上队,你帮他剪好不好?”

这孩子忒可爱了!戴医生热情回应:“当然好啦,叔叔和爸爸是好朋友,叔叔很乐意帮忙。”

“那我现在就把爸爸叫醒。”思涵好有成就感,戴叔叔答应自己的请求了呢。

戴天张臂拦住,“宝贝,咱们给你爸爸一个惊喜好不好?”

刚刚我们说过叶恺然睡觉之前刚洗过头发,因为困乏的厉害,他没有等到头发干就躺下了。电吹风?不好意思,他尚不知那几个按钮有什么区别。这些给了戴医生良好的剪发质感,令他久久难忘。

一大一小两个家伙蹑手蹑脚的来至目标人物床前,由于和思涵睡在一起久了,叶恺然睡觉的姿势很规矩,唯恐压到孩子。目前,他向右侧着,左边的头发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案犯的剪子下。

戴天从身上摸出寂寞已久的宝贝,对着叶恺然的头发小心的“喀嚓”。

思涵在旁边看得眼睛闪闪发光,他觉得自己是个大孩子了,都可以和戴叔叔分享秘密了。

张开眼,看到儿子趴在自己身上期待表扬的笑脸,叶恺然觉得莫明其妙。伸伸腿脚,有什么东西阻挠了左腿的路线,侧身,戴某人正搂着枕头睡得深沉。

“他什么时候来的?”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叶恺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

思涵乖乖的回答:“我刚醒了,戴叔叔就来了。他说刚做完一个大大的手术,好累,就在咱们家睡着了。”

这是什么话?自己累不在自家睡,跑到别人家算怎么回事?叶恺然忽然感觉脖子里有些难受,手一摸,全是碎头发。我不会现在就脱发吧?

“思涵去给你爸爸拿个镜子。”被吵醒的戴天乐呵呵地坐起来,叶恺然的新发型他觉得相当不错。

思涵就等着这句话,颠颠地把他们二人提前找出来放在客厅里的镜子拿来,献宝样的举到爸爸面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opboyspas  

GMT+8, 2024-6-23 06:27 , Processed in 0.121217 second(s), 22 queries .

同志交友网 topboyspa!

© 2022-2025 topboyspa.

返回顶部